电竞

学霸 第85章 拜星起

2020-01-16 17:01: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学霸 第85章 拜星起

第五天,白舞阳还是准时出现在门口,可等到了两人约定的时间,刘蒙还是没出现,她看着朴素的小院子,真想下车一脚把门踹开,冲进去把他抓出来,问一句:“你还是个男人吗?不就丢了一次脸吗?你那股谁都不怕的劲头哪里去了?”

“刘蒙,我鄙视你。”

“懦夫。”

最初,虽然看着极其讨厌,嘴巴也臭,说话不中听,可就是这股不同于别人的气场,让白舞阳另眼相见,虽然恨不能一脚踹死。

可这么一次丢脸就一蹶不振,白舞阳很气,也不过是一个沽名钓誉的家伙,没有真正的实力,一身没用的傲气有屁用,没有支撑脊梁的傲骨。

失望透顶。

阿宝问道:“大小姐,我们还等吗?”

“不等了,明天也不来了。”

白舞阳气恼,说好每日接送到拜星之前,你先不守承诺,怨不得我。

九天一晃而过,而刘蒙再也没在智慧宫出现,仿佛突然消失了一样,有人说他已经回到了北安城,这一次拜星都没脸参加,反正也不可能通过。

嘘,慕雪又用了一张冲灵阵。

这九天,慕雪为刘蒙用掉了十张冲灵阵,她也越发使用纯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就直接站了起来,脸上透着欣喜和兴奋,道:“学者级的冲灵阵对你没什么效果了,不过好在算力等级总算稳定在十二级,在整个安县的准学者中,属你最高,可惜,错过了时间,否则你就是独一无二的十二级徽章准学者。”

刘蒙起身笑了笑道:“那些虚名又有什么关系。”

“这一次反噬,你扛过了,反而是好处,把慧根冲刷的支离破碎,又能吸收冲灵阵。”

“这就叫因祸得福吧,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刘蒙也很高兴,现在精力非常充沛,耳清目明,眉心萦绕着一股清气,舒服得很。

慕雪见他如此平静,不禁也满是成就感,她一步步看着他从低微升到现在安县最强的程度,只是想到刘蒙奇怪的提升方式,又不禁担心,到底是谁给他下了禁锢,担忧了片刻,道:“拜星明天就开始了。”

“我一直在等这一刻。”

“成为真学者之后有什么打算?”

“还没想到,先学点星阵玩玩吧,再到处去看看。”

“玉华郡每两年会招一次年轻的学者进入玉华学园,那里的资源很好,你到时候可以去试试,若能进入,三年毕业,便有很大的机会成为学士,那可就真是名动一方的大人物了。”

学士吗?我可是博士,刘蒙浑身充满着澎湃的自信。

“那还太遥远,一步一步来吧。”

慕雪看着刘蒙满是欣慰,也有一丝担忧,从他眼中看到冒险因子,他不是一个安稳的男人,也不知那躲避在幕后的黑手到底是谁,会不会有下一步动作。

刘蒙突然握住慕雪的小手,她错愕地挣扎一下便任由握着,心脏突突地跳着厉害。

“小雪,你为了用了22张冲灵阵,我刘蒙这一辈子,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你需要我,我都会出现在你面前。”

这一声亲昵的称呼,慕雪娇躯一颤,心里一阵感动,仿佛一股暖流在胸口流淌着,向上涌现到鼻头,一酸,泪水便要涌到眼眶一样。

从小,她就承载着父母的期望,父亲一直严苛地教育她,何曾说过这样的话,她早以为自己足够坚强,却没想到听到这样的话语,依旧流露脆弱。

她的心扑扑乱跳,习惯坚强的女孩,都不知该如何回应。

“我们当初悬赏的图例,提交智慧宫后,购买拓本的学者很多,其实这么算下来,我还该感谢你呢。”

她故意说得这般轻松,她不想要刘蒙有心理负担,也不需要任何回报。

“呵,那你以后遇到不懂的算例、图例就找我,我让你占便宜。”

刘蒙也不习惯那般言语,刚才是一时不自禁的流露。

两人还是这般略带着调侃,轻松自在。

“好好休息吧,养足精神,明天一举成功。”

刘蒙笑道:“我现在精力充沛到不用睡觉,我再想想圆周圣数的破解之法,再改进优化一下。”

慕雪笑道:“你找到了多少位的解法?”

“十一位。”

天!慕雪也吓了一跳,十天前,他不是还说对九位解法有点感悟,没想到竟取得突破,还一举突破到十一位,她也不由得激动起来,十一位啊,在整个智慧宫统治的区域,都属于顶尖解法。

计算力等级十二,圆周圣数十一位。

啧,对于明天的拜星,慕雪一下子无比期待起来。

他,注定要创造安县真学者的历史,会不会得到祝福呢?好期待哦。

拜星。

每一个学者的必经之路,只有眉心真正产生了慧根,才算得上入门,不仅能够掌握强大的星文、使用星阵,身体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准学者的寿命相比于凡人并不能增加多少,而学者却不同,平均寿命都在120岁以上,甚至有200岁的纪录。

智慧宫广场停了一只巨大的飞翼怪兽,这是玉华郡智慧宫统一调配下来,据说这怪兽是生物学家根据鸵鸟及上古翼龙化石综合而成,性格温顺,两翼巨大,其身上可承载150人,很是昂贵,吃食也很讲究。

那些还在为准学者身份拼搏的学子羡慕地看着,梦想有朝一日也能乘坐这飞鸟怪兽,登上那安县最高的拜星台,一跃便化身成龙。

对于安县的平民来说,这也是一个很热闹的日子,不少平民过来看热闹,毕竟平日里看不到这飞鸟怪兽,也不知道飞到云端又是什么感觉,很多小孩子好奇地看着飞鸟巨大的体型。

飞鸟仰头一个喷嚏,吓得胆小的孩子嚎啕大哭。

更多的父母指着飞鸟跟孩子说,“看到了吗?将来你要是能有出息,登上去,你爹我死也要笑醒了。”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在哪里都通用的准则。

其他卫城的准学者最先赶到,却并不能上去,只得在广场上等待,对于任何人,任何家庭,拜星都是一件大事,即便是多次未能成功的人。

重庆妇儿医院预约专家号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电话多少
贵州癫疯病医院
深圳著名白癜风医院
郑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