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真武入圣正文第五十二章服不服

2020-01-29 12:35: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真武入圣 正文 第五十二章 服不服

王人杰吸了口气道:“听说白冷锋领悟了剑意,那又怎样?他依然不会是我的对手。本来我留下这张底牌是为了对付他,既然你提前逼出我的底牌,也应该死而无憾了。”

话音刚落,王人杰身后涌现出大片大片棉絮般青色梦幻光华,一朵脸盆大的青莲冉冉升起,悬浮到王人杰头顶。那青莲中散发出强横的力量加持到王人杰身上,王人杰身上的气势节节攀升。

苏河脸色凝重,他之前已经感应到王人杰身上散发出的特殊气息,那气息正是法相,而脸盆大的青莲就是王人杰修炼出的法相原形。

炼气修士突破元神境时,会在冥冥之中生出感应,由此在体内诞生特殊的力量,这股力量被称之为法相之力。法相之力无形无质,任由修士自己去塑造锻炼,从而形成法相。

不过塑造法相和锻造兵器一样,即便是相同的铁水,不同的锻造师锻造出的东西也各不相同。手艺高超的大师能锻造出削铁如泥,吹毛立断的神兵利器,普通铁匠也就打造一般的兵刃。

根据法相威能的大小,修炼界将法相分为十等,一等拥有修士本身十成战力,加持到修士身上时能让修士战力倍增。二等拥有修士九成战力,以此类推,而王人杰修炼出的法相就是三等法相,拥有本尊八成战力,加持到本尊身上时,能让本尊提高八成战力。能够修炼出三等法相已经非常的了不起,整个修炼界都是少之又少,大多数洞天王者年轻时也就只炼出三等法相,甚至是四等法相而已。

法相境也分为四重小境界,初期时法相凝聚成型,不过此时凝聚出的法相只是最初始的形态,不能独立战斗,也不能离开本体太远和太久,只能加持到修士本体、兵器或神通上来辅助战斗。

法相境中期时,修士的法相不仅拥有初期时的种种能力,还能够变化成修士本体模样,直接参与战斗,帮助本尊围攻对手。也能使用法宝神通,更加难以对付,但此时的法相不能独立修炼,离开本尊太久太远之后会越来越虚弱,最终消散。

法相境后期时,修士的法相还是拥有之前的能力,同时也可以离开本尊出游,能够自主吸收外界精气补充消耗。不过此时的法相还是由本尊意识控制,无法独立修炼,和分身没有什么区别。

法相境圆满时,修士能够让本尊的神识、神念甚至灵魂直接入主法相,畅游天地,代替本尊行事。修炼界有大能开创分魂之术,能够分裂本尊灵魂进入法相,让法相能自行修炼,法相修炼所得的种种感悟都会完整反馈给本尊,这才是让修士着魔的力量。不过分魂之术非常稀少,即便是超级势力也不会轻传,因为法不可轻传,没有天资机缘,得到分魂之术也学不会,反而可能伤害灵魂,耽误了修行。

“小子,这家伙炼出的是三等法相,不过应该是新近突破不久,还是法相境初期境界,法相停留在初始形态。”火老眼光毒辣,一眼看破王人杰此时的状态,传音苏河道。

王人杰掀开底牌,祭出法相来战斗,但苏河丝毫不惧。之前苏河与王人杰战斗时只是动用了相当于元神圆满境界的炼体修为,他那变态的千丈方圆气府中的法力没有动用,相当于元神后期境界的炼神修为也没有动用。

“乖乖受死吧!”王人杰大吼,他头顶青莲法相,汹涌的法力灌入手中的青莲剑中再次施展出顶尖伪宝术不染污浊。这次在法相的加持之下,神通不染污浊比之前足足强了八成,一朵巨大的青色光莲从剑中斩出,劈向苏河。

苏河体内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澎湃的血气在血肉中鼓荡,浑身肌肉如龙蟒般虬结,给人强大的力量感,让此时的他看起来伟岸高大了许多。同时苏河气府中的法力形成巨大的漩涡,透过气府壁垒顺着经脉流遍全身。不过苏河没有调动灵魂中的魂力,否则被暗中神念关注的人发现端倪,平白惹来麻烦。

“这野小子竟然法体双修。”暗中一道怨恨的神念在关注着苏河与王人杰的战斗,这道神念的主人正是王人杰的族叔王盛宗。

“师兄,没想到苏师弟还是法体双修呢,看样子他的炼体修为都有堪比元神圆满的境界了,而且他的血气比我见过的那些堪比法相圆满境界的炼体修士还要厚重的多。”白冷锋的二师姐林娇的神念对另一道神念传音道,而那道神念自然是赤练王的大弟子李剑书。

李剑书的神念回应道:“苏师弟能从相柳族厉若海和白虎族虎跃手下救下小师弟,正面击败甚至差点斩杀天狼族返祖者,表现出的战力比年轻王者都不差多少,而且我总觉得此番苏师弟出关后身上多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特殊气息,真是奇怪。”

暗中不止有王盛宗、李剑书和林娇三人的神念,毕竟五位洞天王者因苏河之事前往通天宫却被削了面子总不会善罢甘休。洞天王者高高在上肯定是不屑于去对付苏河的,不过只要稍微透露点口风,他们的后辈弟子肯定是要去找苏河麻烦。

见风使舵在修炼界更加常见,说不定做的好就入了老祖宗的法眼,洞天王者稍微指点指点就能让他们获益匪浅,少走许多弯路。而师承一脉的修士自然也是被背后的洞天王者暗示要护住苏河,不仅是因为借此打压家族一脉,更重要的是苏河身怀古祖烙印。

苏河的法力和血气全部调动后交织在一起,一方足有三丈方圆的巨大磨盘浮现,然后狠狠压向王人杰斩出的不染污浊神通化作的光莲。苏河此番使出的磨盘神通脱胎于重山拳,顶多也就相当于极好伪宝术,但那不染污浊却是顶尖伪宝术中的顶尖,按理说磨盘神通根本挡不住不染污浊。

不过神通品阶的高低不是决定胜败的唯一方面,比如一名涅槃境九重大圆满的修士即便使用灵术神通也能轻易击败使用宝术神通的涅槃一重修士。这是因为涅槃九重修士经历九次涅槃劫之后,法力中的后天污秽杂质被炼去,法力品质大大提升,施展神通后威力自然比涅槃一重修士催动宝术要厉害的多。法力品质往往也是战斗胜负的决定因素,一大堆棉花也比不上一块铁来的重,道理是一样。

苏河虽然境界还不如王人杰高,但他修炼的三门功法玄奥的无法揣度,这也是为什么苏河炼体才堪比元神圆满境界,血气就比其他堪比法相圆满境界的炼体修士深厚强横。

更不要苏河的法力了,他开辟气府时就异象连连,神秘诡异的黑色莲子都跳出来搅局。黑色莲子中的诡异力量和触手喷出的黑色电弧都融入气府壁垒中,不仅让他气府壁垒变得很坚固,更是让他的法力产生异变,品质惊人。

磨盘与光莲碰撞发出隆隆的声响,若平地炸起一团惊雷,那十几名家族一脉的青年一退再退,脸色惊悸苍白,这等威力已经不下于两名普通涅槃一重圆满境界的修士在交手。

光莲一击没有粉碎磨盘,王人杰脸色难看无比,再次控制光莲撞去。苏河也控制磨盘撞来,不过那磨盘一分为二,上半边是法力形成的磨盘,下半边是血气形成的磨盘,将光莲夹在磨盘中央向着相反方向旋转碾压。

光莲爆发,一道道锋锐犀利的剑气从中穿梭而出不断切割磨盘,磨盘发出“呲呲”的声响,很快布满剑痕,并且光莲不断挣扎攻击,让磨盘上浮现细密的裂痕。

苏河神通所化的磨盘不是王人杰神通的对手,磨盘上的裂纹和剑痕越来越多,但苏河丝毫没有惊慌的表情。他伸出手,体内的法力和血气喷薄而出涌入磨盘中,磨盘上的裂纹和剑痕在援军的支持下渐渐恢复。

王人杰见状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他在聚气境时气府足足开辟到二百七十多丈,修炼的又是远古青莲剑神开创的功法《青莲剑经》。无论是他的法力数量还是质量都是顶尖的,苏河一个不知道哪里钻出来的野小子也想打消耗战,简直不知死活。

如果王人杰知道苏河拥有变态的千丈气府,修炼的功法比他更好,他肯定就不会这样想了。不过很可惜,苏河的气府是他最大的秘密之一,关系到他的身家性命,要被人知道,不被那些老古董活化石抓去切片才怪,所以根本不会透露出去。

苏河脸色逐渐变得苍白,额头浮现细密的汗珠,看起来很吃力的样子。王人杰见状兴奋不已,果然不出自己所料,苏河打消耗战根本拼不过自己。只要等到苏河法力耗尽,就能将他一举轰杀。

双方僵持了几十个呼吸,虽然苏河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但却仍然在坚持。王人杰也不是蠢货,相反他也是心机深沉,自己的法力都已经消耗了九成,如何还能不明白自己被苏河耍了。

“你……你竟敢戏弄我!”王人杰脸色铁青道。

“哦,你终于发现了!”

苏河原本咬牙坚持的模样突然变得很轻松,不过这在王人杰的眼中才是最大的侮辱。就好像两个人在长跑比赛,你发现自己和对手都快精疲力尽,接下来就看谁能坚持到最后,这时对手却突然恢复到全盛状态,更何况对手还是你认为远远不如你的人,怎能不让人心生挫败感。

就算此时王人杰已经发现,也已经无济于事,温水煮青蛙,当青蛙想要逃走时已经失去了最佳时机。此时的王人杰和被煮的青蛙没有区别,如果一开始直接全力爆发,不惜让神通自毁,还可能挽回局面。此时他已经无力再做什么,神通彻底被镇压,想要自爆都没有可能。

苏河见时机已到,双手一震,更加磅礴的法力和血气涌入磨盘中,磨盘碾压下的光莲发出一阵“咔哧咔哧”令人牙酸的声响,然后整朵光莲爆碎成漫天青色光雨。磨盘继续撞向王人杰,王人杰剑斩磨盘,不过此时法力几乎耗尽,身心俱疲的他如何能挡下这一击,直接被撞的横飞出去。他身上的伪宝衣虽然挡下大半攻击,但还是有小部分透过宝衣攻击到他的本体,让他直接喷血砸到地上。

趁他病要他命,苏河脚踩纵天步欺身而上,一把将地上的王人杰提了起来。王人杰拼命挣扎,像被恶霸欺负的良家妇女,不过他到底还是有骨气,没有任何求饶的言语。

事实上王人杰自己心里很清楚,求饶苏河也不会放过他,反而被暗中观察的修士看低,让人看不起。那十几名家族一脉的青年修士看到平时高高在上的王师兄竟然被打成这副模样,虽然想要上去帮忙,但苏河的强大给他们留下了太深的印象,只觉双腿都在发颤,根本挪不动步子。

苏河原本只想在剑宗老老实实的修炼一段时间,不可能长久待在这里,也不想和剑宗之人结怨。但树欲静而风不止,被家族一脉明目张胆的欺上门来,如果不把他们伸过来的爪子打断打疼,还会麻烦不断。

苏河见过太多次邪药王折磨那些被其抓来的修士,也见过邪药王以活着的生灵炼丹,那种撕心裂肺般的哀嚎惨叫曾经伴随过他不少的日子,还有被吸干血液或残缺的尸体都是他在处理。在那梦魇般的三年里让他学会了太多太多,对敌人的怜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所以他不会手软。

如果是生死之战,苏河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扭断王人杰的脖子,但说到底这里是剑宗,苏河有太多顾忌。他和王人杰也达不到生死之仇的程度,所以只要给王人杰和他背后之人难忘的教训,让他们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就足够了。

“啪。”一个响亮的巴掌狠狠扇在王人杰的脸上,虽然苏河没有动用法力血气,但这一巴掌打下去也让他的脸高高的肿了起来,白皙的面皮留下清晰的掌印。

苏河这一巴掌不止是打在王人杰脸上,更是打在王家脸上,打在家族一脉脸上,赤果果的打脸啊,不要太嚣张。

“啪、啪、啪”连续又是几巴掌打在王人杰脸上,苏河一边打一边道:“让你没事找事,让你来招惹小爷,服不服?”

可怜的王人杰被打的说不出完整话来,嘴里发出“呜呜”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情形好不凄惨。

“服不服?”苏河耳朵故意凑近王人杰,复又大声道:“什么?不服?我让你不服!”

“啪、啪”又是几个大嘴巴子招呼在王人杰脸上。王人杰双目喷火,心中的怒火直欲焚烧天地,恨不得将苏河活剐。

愤怒的王人杰眼中闪过一丝纠结和不舍,不过随即变得怨毒起来,看着苏河的目光如同在看一名尸体。苏河心中陡然升起强烈的不安感,暗道不好,扔开王人杰正要逃跑,那股不安感又忽然消失不见,只听见王人杰凄惨的痛吼声。

一道黑色光芒落在苏河肩头,扭着屁股向苏河邀功,正是苏河的本命虫嘟嘟。这小家伙小爪子里抱着一块半尺长短,宽有三寸左右的金色符箓,符箓上画满扭曲玄奥的符文,散发出强大的力量波动,这竟是一张宝阶中品的攻击性符箓。

看到这张符箓,苏河忍不住脊背发凉,怪不得自己刚刚心血来潮,冥冥中察觉到有危险降临,原来是王人杰暗中拿出这张中品宝符来对付他。如果真被这张攻击性中品宝符打中,苏河即便有虫母皮护身也会重创。苏河摸了摸嘟嘟的小脑袋,夸奖了它一番,乐的嘟嘟来回飞舞。

气府中的火老怒道:“这可是老祖我的功劳,是老祖我及时发现了那小子拿出宝符,才唤醒嘟嘟抢来的,不然现在你小子早就被宝符打趴下了。”

苏河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火老发现王人杰的企图,而火老原本跟随邪药王,不便现身才唤醒嘟嘟及时出现,当下也火老也大大的奉承吹捧了一番,才让火老心满意足。

将宝符收起来,苏河再次迈步走到王人杰身旁,王人杰企图反击直接被苏河三两拳收拾了。抓住王人杰的衣领将他提起来,苏河在他身上来回摸索,不知道的还以为苏河有什么特殊癖好。很明显苏河这家伙在搜身,能够拥有宝阶中品符箓,王人杰肯定身家不少。既然已经结下仇怨,也不在乎仇怨多一点还是少一点,不拿白不拿嘛。王人杰也明白过来苏河的意图,拼命挣扎,直接被苏河一巴掌打昏过去,继续在他身上摸索。

“住手!”一声怒吼传来,巨大的手掌一把抓向苏河,苏河有心想躲开,但那手掌还未真正落下,就已经封堵苏河的退路,让他根本无法逃走。而且苏河从那巨掌中察觉出隐藏的杀机,出手之人不止是要救下王人杰,还要顺手将自己一同斩杀。

“混蛋!”苏河心中怒吼,暗中将那张刚刚抢来的中品宝符扣在手中,宝符上的符文点亮,随时都会办法。就在这时,又是一只手掌出现将抓向苏河的手掌打散,苏河见状松了口气,没有使用宝符。

灵川县中医院怎么样
长春牛皮癣医院预约
黑龙江治疗牛皮癣价格
承德哪家医院白驳风治得好
张家口治疗龟头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