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风电装机新增40上网电价下调及补贴难题随

2019-10-13 05:36: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电装机新增40%:上电价下调及补贴难题随行

  目前我们公司产能都处于满产状态,甚至还启动了宁夏基地全部的产能,因为客户都在抢装。2月25日,浙江运达风电集团一位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公司对于2014年的发货量提出两位数的增长目标,最高是100%。

  根据国家能源局最新下发的十二五第四批风电拟核准计划显示,项目总装机容量2760万千瓦,远超出此前业内预期的2000万千瓦。

  此前在2014年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国家能源局提出今年风电装机目标为1800万千瓦,但基于目前第四批风电核准规模大大超出业界预期,加之海上风电装机有望开启,2014年风电装机量或出现超预期可能。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史立山表示,2014年国家能源局将努力促进风电产业持续健康发展。优化风电开发布局,重点向中东部和南方倾斜,积极推动海上风电发展,并结合大气污染治理做好风电基地规划工作,同时建设12条(风电)外送通道。

  但风电上电价下调的声音一直不绝于耳,一旦在今明两年成行,那么设备商就会担心受到投资业主的压价。明阳风电集团一位人士表示,2013年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已对风电上电价进行摸底,不排除未来两年上电价下调的可能。

  风电装机新增40%

  根据国家能源局和中国风能协会统计,2013年中国新增风电装机容量1610万千瓦,累计装机容量突破9000万千瓦,同比增长23%,装机容量稳居世界第一,风电也成为了继火电、水电之后中国的第三大常规能源。

  上述明阳风电人士表示,2013年中国新增风电并容量1449万千瓦,估计有超过7成得以并,1610万千瓦的并容量,有部分是此前的历史遗留,但这个数据已是可观。

  根据中电联的统计,2013年风电设备利用小时达到2080小时,为2008年以来的年度最高水平,同比提高151小时,风电设备利用率连续两年提高。

  在过去一年中,过剩产能的挤出、补贴及时下发、三北地区特高压线路逐步建成和电对上配合度提升带来的并改善,使风电运营商扭亏为盈,盈利大幅改善。

  整机产商中金风科技2013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71.2亿元,同比增长19.72%;湘电股份2013年三季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59万元,同比增长221.42%。

  2013年财政部从可再生能源基金中先垫支风电价差补贴,缩短了开发商从销售风电到获得补贴的时间。另外,弃风问题有所缓解,政策也在不断跟进。在一系列推动作用下,行业整体回暖迹象明显。中国风能协会副理事长施鹏飞说。

  与此同时,一直酝酿中迟迟未能出台的《可再生能源配额管理办法》与《促进风电产业健康发展若干意见》,也有望在近期出台。可再生能源配额管理办法将对发电企业、电公司和各省中的可再生能源比例提出明确配额,四类地区消纳比例分别为:10%-15%、8%、4%和2%。该政策一旦出炉,将助推更多风电项目建设。

  中国风能协会秘书长秦海岩亦透露,科技部今年也将再启动一批支持风电发展的科技项目。

  对于风电的利好在于,目前,国家能源局2014年工作会议中心计划的12条输电通道中,有8条特高压线路方案已经通过第三方评估,数个特高压通道如若开建将有效解决风电并难问题。

  上电价或将下调

  在过去的两年中,国家发改委均数次对风电上电价进行评估,并召集相关风电企业召开座谈会,考虑下调风电上电价的时机是否成熟。

  发改委考虑下调风电上电价的原因有二:一是风电行业技术进步、风电机组设备价格明显下降,目前风机每千瓦价格较之2009年已实现腰斩;二是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缺口较大,约有200亿之巨。

  一家风电企业负责人算了一笔账:以一个5万千瓦的风场为例,如果该风场平均利用小时数为2000小时,其年发电量则为1亿千瓦时。假定全国风电上电价每度下调5分,那么该风场因电价政策变化而损失的收益为500万元。

  2009年7月,国家发改委公布了《关于完善风力发电上电价政策的通知》,按照风资源划分四类标杆电价,分别为0.51元/千瓦时、0.54元/千瓦时、0.58元/千瓦时和0.61元/千瓦时。

  对于电价下调方案,华能、华电、中节能、河北建投、中国风电集团等主要的风力发电企业基本都持反对态度。

  秦海岩对此亦持反对意见。在其看来,弃风限电、可再生能源附加基金下发的滞后、CDM收益的缩减,都让整个产业的盈利能力相较2009年不可比拟。

  与此同时,风电场的征地成本、施工及项目管理成本、融资利率均大幅上升。据业内人士统计,以一个5万千瓦的风电场项目为例,相比2009年年中的情况,如今风电每千瓦的单位成本增加0.068元。秦海岩说。

  在秦海岩看来,首先需解决弃风限电等老大难问题,其次需要将风能资源、工程建设投资以及并情况考虑进去,科学测算项目成本,再设计一套系统、细化的风电电价标准。不能为调电价而调电价。

  另一方面,目前困扰在风电投资链条之间的三角债(政府欠风电开发商钱,开发商欠整机商钱,整机商欠零部件商钱)问题虽获得国家层面清偿欠款的支持,但最终解决仍任重道远。据各方统计,大约200亿的补贴悬而未决。

  上述这风电企业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解释,此前为帮助开发商拿下风场,风机企业已先期垫资数亿进行开发,而受益于近两年煤炭行情进入寒冬,发电企业才偿还了大部分开发款,而目前风机仍处质保期,未来投入并不是小数目。

  至于新的建设基地是不会再建了,国内大企业也基本是这一思路。该负责人解释,中国风机制造商在国内的基地遍地开花。如国电联合动力在全国即有五个整机基地,长征电气在全国布有三个基地;仅在甘肃酒泉一地,华锐科技、金风科技、东汽集团均布有总装项目。( 徐炜旋)

南昌女性网
散文精选
看房选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