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狂凤逆天 隐匿灵根

2020-01-16 21:42: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狂凤逆天 隐匿灵根

既然已经有了,陆云琼自然是欣然接受自己身体的这一改变。

巩固自身的实力才是硬道理!

如果是一般人,大概有了木灵根也会苦恼为何不是更好些的灵根,更何况是切切实实感受过圣灵根的陆云琼。

若说完全没有不忿之情,那一定是骗人的。可是陆云琼最大的优点就是心理素质好,当年第一次出任务,小队的人都去找了心理医生,只有她没有。

哦,当时她还是一边啃压缩饼干一边剜除对方的眼球的。

现在陆云琼的强大心理素质再一次发挥了作用,她察觉到自己的心里有了一丝的不平,立马盘腿坐好,双手结印,感悟天地之灵。

她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人贵在自知,如今她身边危机重重,步步皆是泥淖,稍有不慎便万劫不复。

但是她依旧是有机会翻盘的,无论是所有人都要她性命之时护着她的凌久煌,还是给了她安身之处的青云宗,这一切都是她的机会,而如今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木灵根,正如同绿意盎然生机勃勃的草木之灵一样,给她生长的空间。

不同于黑气所铸造的伪灵根,这是属于她自己的真正的灵根!

谢谢你肯出来。

而原本只算是小苗儿的木灵根像是感受到了陆云琼的善意,努力伸展着自己,抖了抖身子,一点一点地延展着,覆盖住原先她曾经用黑气铸造过的经络,也一点一点地修护着陆云琼因为黑气的反噬所造成的陈旧伤痕。

陆云琼舒适地感慨着,觉得身体里的有些自己未曾注意过的毛细血管一般的小经脉也被木灵根好好地保护了起来。

直到此刻,陆云琼才感受到了拥有整个贯通的经脉的舒适感,她的神经末梢都徜徉着惬意。

陆云琼现下才知道,有灵根的人突破起来是多么爽。

木灵根的守护直接将她的实力硬生生恢复到了原先的巅峰期,而这过程中没有丝毫刺痛,不过就像是推开堵在每个毛孔上的小石头一样,嘭嘭嘭。

灵池里的水也涌入陆云琼的身体,让她吸收了不少灵气,简直就像充电。

调整好自己,准备打道回府的陆云琼每一步都像踏在云朵上一般轻盈,仿佛再感受不到自身的体重。

真爽!

陆云琼简直要泪流满面,哪里还纠结什么“我以前可是圣灵根现在不过是垃圾木灵根”这种无趣的事情。

就这样,陆云琼一路轻盈得像只小兔子一般走回自己得洞府,路上遇到了几个要跟她打招呼的青云宗弟子也是显得和蔼万分。

那几个不明真相的小弟子也是觉得“嗷嗷嗷刚刚青云宗史上最年轻的长老居然朝我笑了我一定要好好修炼来回报她”或者“我一定是资质好才获得这样的殊荣我一定会变成下一个长老的”这样的念头萦绕在他们心间。

陆云琼哪里管的了自己照成了什么样的影响,远远地看到抱着小黑等着自己的浦和,陆云琼更是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欣喜。

“浦和!”

“云琼你终于好了!”浦和自然是不知道陆云琼是在高兴什么,只能归结于她伤已经完全好了。

小黑看见陆云琼,傲娇地摇了摇尾巴,“嗷呜”一声就挣开浦和朝她扑过去。

“诶――”

然后陆云琼就被扑倒了。

这一状况惊呆了浦和和小黑。

浦和:天啊!云琼果然是装出来高兴的,她身子还是弱的!我竟然没有发现真是差劲!

小黑:人家家不过是多偷吃了几块点心难道就这样被发现了吗!我真的长胖了这么多吗?不不可能!人家一定是最美的!

倒在地上的陆云琼有些好笑地看着这一人一兽完全石化,也不知怎么想的,就笑出了声。

浦和更是担忧了,小黑则是把变得圆了些的身子努力往浦和身后藏。

“云琼,你就不要再去山上了吧,小黑作为灵兽都受伤了何况是你啊。”

看见眼中的担忧都要滴出水来的浦和,陆云琼把要将自己真实情况告诉她的想法咽了下去,只是摸摸她柔顺的头发。

“莫怕,我没事,我身体再差也比小黑这个好吃懒做的要好。”

浦和仍是忍不住掉下金珠子来,委屈的样子如同云琼是个负心汉。

小黑虽然听到自己的主人说自己弱,但见到平时会塞很多食物给自己的浦和也哭起来,只能小声咪呜几声。

然后从喉咙里发出“汪”的一声。

再然后就得到了一个爆栗子。

泪眼汪汪地望着自己得无良主人,陆云琼没良心地说着:“别添乱。”

“哈哈哈哈!”

躲在一旁看这三人半晌的云英终究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也来添乱。”

陆云琼没好气地说着。杀人她会,安慰人她真不会,从别人尸体上踏过来的人多怕在意之人的眼泪,何况是浦和这种软妹子。

不知不觉,她有了朋友,不知不觉,她在意的东西多了起来,不过这感觉不坏。

云英不自在地咳了一声,扶起浦和,轻声说道:“她没有骗你,说的是真的,陆云琼现在身体好得不能再好了。”

好的不能再好这几个字云英故意邪笑着盯着陆云琼的眼睛,咬得极重。

陆云琼表现得则是无所谓,反正这事也没打算能瞒得住她,作为云家人没点本事,也太不能让人信服了。

“真的?”浦和止住哭声,眼中含着一包泪,巴巴地望着云英。

显然云英的公信力比陆云琼高出了许多,陆云琼无所谓地摸摸耳朵。

“自然是真的。”云英注意到陆云琼的小动作,憋笑憋得辛苦,“我找丹房的弟子要了几颗除瘴药,你和你的同伴都可以吃点,小黑吃半颗就够。”

见浦和有些呆呆地拿着药,不知所措的模样,云英又补充道:“莫慌,是因为瘴气若不除,虽然对人如今无害,但要是一晋级,经脉就会受阻碍。”

浦和一听,下意识地抱紧了小黑:“我先去吃药!”

走了几步又回过头:“云琼你记得先住我那儿。”

陆云琼应了一声,不过等会她自然是另有打算。

“把浦和支开是要对我说些什么?”

云英这般做自然是有话要对她说,不过陆云琼也不确定她究竟看出来几分。

“哟,儿得了机遇长了木灵根,话都说得硬气些了!”云英和陆云琼熟识起来,人也多了几分痞气,搂着陆云琼的脖子,阴阳怪气地说道。

“咳。”陆云琼眼神游离,云英这种渣渣都看出来了,别人肯定都看得出来,她得想个法子瞒天过海啊。

云英见她不肯正视自己,狠狠捏了她的脸:“啧,连我都不能说的话呢,亏我还把你当好朋友。”

陆云琼揉揉脸,觉得自己有些底气不足,只能摊摊手,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是如何有的,之前见你其实就长了出来,你没发现。”

云英也正了正脸色:“这么说,不是你突然得了什么大机缘?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

一听到这话,陆云琼觉得有些不对劲:“我好好地泡在水池里能得到什么大机缘?灵池里连鱼都没有我能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云英故意打着哈哈试图把话题扯开,陆云琼自然也不为难她。

“听你这样说,你的灵根应该是原本就有的,只是因着什么没有显现出来,如今被灵池水一浇灌就长了出来。”

云英见陆云琼点了头,神色之间带上了莫名的怜悯。

“云英啊,你这是什么表情。”

这种表情如此明显叫她如何装作看不见啊!

云英解释到:“没想到你家连灵水都不给你喝,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哪个乡下小地方来的呢。”

“喝灵水?”陆云琼不解。

“有些人的灵根天生就是隐匿着的,但是喝灵水就会让这隐匿灵根显现出来,虽然你这木灵根……但是有总好过没有啊!”

这下轮到陆云琼敷衍了,她以前显现出来的就是圣灵根,谁还会想到她有个隐灵根。

“好了,你这样出去也不好说道,姐姐今天就帮你个忙,教你怎么隐藏灵根。”

陆云琼觉得既然有隐灵根这一说法,那么也就不需要遮掩了。

谁知云英嗤笑一声,道:“你是不是傻,一个木灵根的长老是想要怎么惨死在敌对宗门的手里?灵根资质不同即使是相同修炼级别打斗起来也天差地别……”

“陆云琼愿归顺云英长老,做云英长老门下的小仆童!”

不等云英说完,陆云琼就开始狗腿起来。

云英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承陆长老吉言,弟子云英若成为长老定会将你收成小仆童,绝不嫌弃你年纪大。”

说完拿出一块蓝色小宝石,上面篆刻着繁复的阵法。

“这是我们隐世家族资质优秀的弟子都有的,通常为了保护资质优秀但等级低的主家弟子外出云游不会被鬼修抓去当炉鼎,家主就会做一个这样的小宝石。我这个是父亲去主家之时征得家主同意复刻的一个。”

长春哪家医院看牛皮癣
北京京都儿童做检查花多少钱
贵州权威癫痫病
日照治疗白癜风办法
遵义哪个医院专治癫痫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