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564章

2020-01-17 00:29: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564章

灯光摇曳的舞池,陈兴踩着音乐的节拍摇摆着,他在大学有学过舞蹈,还是被赵晴拉着去学了一点,虽然只是懂了点皮毛,但随便跳着应付一下却也是没问题的,而这会更多的也只是一种宣泄。

五彩的灯光就如同斑斓的人生,绚丽而又充满色彩,眼前一个个晃动的人影恍若人生的一个个过客,生活到处都是舞台,随处可见的是剧本,每个人都是演员,无时不刻不在进行着本色演出,陈兴想起这样一句话时,深以为然。

柳小雯不算高挑的身材因为脚底下那双高跟鞋而增色不少,那扭动的身子显得婀娜多姿,其实相对于多数女人来说,柳小雯也不算矮,有一米六出头的身高,只不过这样的身高无法跟高挑联系起来罢了。

身体的曼妙曲线可以看出柳小雯对自身的保养还算不错,有意识的往陈兴身旁靠拢着,柳小雯白皙的脸蛋红扑扑的,不知道是因为酒精的作用还是此刻已经跳了一会运动出汗的缘故,额头都渗出了一点汗珠子。

“陈兴,大学有没有去参加过学校体育馆的周末舞会?”柳小雯靠近了陈兴,轻声问着。

“去过几次。”陈兴笑着点头,都是被赵晴拉过去的,但他纯粹是去打酱油罢了。

闻着从柳小雯身上飘来的香味,陈兴心头有些颤动,幽暗的灯光,轻柔的音乐,酒精的刺激,无一不营造了此刻令人心猿意马的气氛,音乐节奏陡然一换,再次变成了重金属摇滚乐,伴随着的是尖叫和欢呼,刚刚下场休息的一拨人又上来,又有一些新的人加入,有些人就是喜欢这种疯狂的节奏,在轰鸣喧嚣的音乐中忘情的释放自己。

柳小雯惊呼了一声,她被突然涌上来的人挤到了,有两三个男的更是围在她身旁跳着,有意无意的往她身上蹭着,有些惊慌的躲到陈兴身旁,第一次进酒吧,第一次在酒吧里跳舞的她,没有应对这种的经验,更不适应这种在酒吧里稀松平常的挑逗。

软香在怀,入手处是那柔软的腰肢,陈兴心头微微跳动了一下,摇头道,“走吧,咱们下去,这种音乐咱们跳不来。”

柳小雯轻点着头,心底有些失望,陈兴那刻意保持着适当距离的君子风范反倒让她有些不喜,她更希望陈兴此刻更为放肆的搂着她。

重新入座,柳小雯拿起大杯的冰啤就喝了下去,这是重新点的一杯,刚才她已经喝了一杯完,这会直接一口气将整杯酒都喝光,喝完喘着大气。

“小雯,你这喝得太猛了,这样很容易醉的。”陈兴惊讶的看着柳小雯。

“醉了也好,人生难得一醉。”柳小雯俏皮的眨了眨眼睛,按部就班的工作和生活注定了她的人生并没有太多的激情,平常的日子就是三点一线,教室,宿舍,食堂,没事的时候甚至都不会出学校,丽山县的小县城也没什么可逛,波澜不惊的生活让她早就习以为常,但内心深处,又有着一丝躁动,她有时候也希望生活多些激情。

“说得好,人生难得一醉。”陈兴笑着附和,他也拿起酒杯喝了一大口。

酒吧的时间过得很快,两人从酒吧里出来时,已经是九点多,陈兴看着时间,今晚注定又会是一个不眠之夜,常胜军一行回到望山基本会在凌晨,他会等到那时候,届时再问下详细的情况,晚上也没多少时间可睡了,即便有,他也无心入睡。

“你晚上不回去住哪?”陈兴询问着柳小雯,他的脸上也带着些许红润,喝了几大杯酒,是那种大口径的玻璃杯,其中又有调过的烈酒,陈兴也有点微醉,但他的头脑却是清醒着,出来外面陡然下降的温度也让他精神了不少。

酒吧内外完全是两个温度,冬日的望山,夜晚是真的冷,气温常在零度左右徘徊,站在外头,冷风吹来能让人哆嗦,喝下酒身子热乎的陈兴,这会却是觉得浑身舒爽。

“我订了个宾馆,晚上就住那了,明早再回去。”柳小雯紧了紧身上的外套,那原本醉酒而迷离的双眼因为冷而变得清明许多。

“那我先送你回去。”陈兴说道。

柳小雯闻言,也没拒绝,她喝的酒比陈兴更多,脚步已经虚浮了起来。

上了车,柳小雯说着自己所住宾馆的名字,她对市区的路不怎么熟悉,偏偏那家宾馆没啥名气,李勇不是那种开出租车的司机,虽然跟陈兴来望山也有三个多月,但还没熟到大街小巷都了解,喝了酒有些迷糊的柳小雯又指不清路,最后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才找到了宾馆所在,合着就离新城酒店不远,让陈兴哭笑不得。

柳小雯下车就一个踉跄,险些跌倒,陈兴忙下车扶着柳小雯上楼,柳小雯看似不高,身体却不轻,身材比较丰腴,小宾馆没有电梯,陈兴将柳小雯扶上二楼后,也不禁气喘吁吁。

“陈兴,你…你自个坐。”柳小雯一坐在床上,就半躺了下去,刚坐在车上,她就差点睡着,这会是用手撑着身子坐着,不然整个人就彻底躺在了床上,因为两手往后支撑的动作,身体呈一条漂亮的曲线舒展着,柳小雯没发觉自己此刻的诱人姿势,眼神迷离的看着陈兴,心底那跳动的火苗似乎要燃烧了起来。

“小雯,你喝了不少,早点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陈兴笑着摇头。

“陈兴,你就坐会嘛,人家想跟你聊聊。”柳小雯语气亲昵,那娇艳的神态更是宛若撒娇,生怕陈兴不留下,柳小雯又道,“我有件事想咨询你的建议呢。”

陈兴错愕的看了柳小雯一眼,房间里有椅子,陈兴走到一旁坐下,探询的看着柳小雯。

“陈兴,我们县教育局说是要借调我过去工作呢,你觉得去好还是不去好。”柳小雯随意的扯了一件事,县教育局局长张坤的确是有提过这件事,柳小雯知道对方是觊觎她的姿色,但自从在市委招待所吃饭偶遇陈兴,张坤知道她是陈兴的校友后,也不敢再放肆,事后还找过她,旧事重提,再次提及调她到教育局工作的事,只不过态度却是完全变得不一样,已经变成了讨好,柳小雯没啥兴趣,此刻要找话题跟陈兴说,不由得将这事扯了出来。

“这个看你个人了,你们县教育局把你借调过去工作,你依然还是属于教师编制,其实也没啥差别。”陈兴摇了摇头,“当然,你要是想换种工作和生活,倒是可以去。”

“你说得对,长时间做一个工作,其实很枯燥的,虽然当教师很清闲,不过时间长了也觉得没劲。”柳小雯身子侧向了陈兴。

“去还是不去,就要看你个人决定了。”陈兴笑道,他刚刚其实还有话没说出来,就凭丽山县有人知道柳小雯和他认识,柳小雯借调到县教育局去,其实是有很大的发展和上升空间的,只不过这些话他没必要说出来罢了。

“或许我真得换种工作和生活方式呢。”柳小雯轻笑道。

“想换就换,这人嘛,一辈子不长,做自己喜欢的事最重要。”陈兴笑笑,看着柳小雯白净而又透着酒红色的脸蛋,陈兴心里有些悸动。

“是啊,做自己喜欢的事最重要。”柳小雯附和着陈兴的话,轻声呢喃着,心里头在思虑着什么的她,看着陈兴的眼神发亮。

陈兴感觉到柳小雯的目光变得有些不一样,那种眼神他并不陌生,身边有好几个女人,陈兴算不上情场高手,但对女人的了解也绝对不少,那种眼神,是渴望和期待着发生什么,房间里静谧的气氛中已经开始涌动着无声的暧昧。

“小雯,我看你也困了,早点休息,我先走了。”陈兴站起身,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又有着酒精的作用,陈兴知道双方很容易些发生些什么。

“陈兴,你不多坐一会吗。”柳小雯从床上撑着站了起来,急着要挽留陈兴。

“不了,下次有机会再一起多坐会。”陈兴笑道。

“那我送你下楼吧。”柳小雯失望道。

“不必了,我看你连站都要站不稳了,刚刚还是我扶你上来的,你送我下去,我岂不是又要送你上来。”陈兴说笑道。

“晚上是喝得有点多了,确实是头晕晕的。”柳小雯手扶着额头,摇晃了下脑袋,眯着眼看着陈兴,柳小雯做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胆举动,装着就直接醉倒,径直倒向陈兴的怀里。

“唉唉,小雯,你这怎么回事。”陈兴见柳小雯倒过来,吓了一跳,赶紧扶住。

柳小雯没说话,只是紧紧的靠在陈兴身上,她已经在用肢体语言表达着自己的意思。

“咳,小雯,我看你酒喝多了,早点休息。”陈兴轻轻推开柳小雯,拒绝一个女人并不容易,他这会也是强压着心里的悸动。

朝柳小雯挤出一个笑容,陈兴迅速离开,生怕自己呆下来就真的干柴烈火。

柳小雯看着陈兴离去的背影,嘴角露出苦涩的笑容,摸了下自己发烫的脸颊,柳小雯暗骂自己也是个坏女人。

从宾馆出来,陈兴看了下坐在车里等着的李勇,朝李勇挥手示意了一下,并没有上车,而是沿着街道走着,陈兴需要清冷的风来给自己的身体降降温,更需要让自己的大脑静下来。

街道上形成了一副景象,陈兴在前头慢慢走着,李勇开着车在后面慢慢跟着,不知道领导是不是突然心血来潮想要在这种冷夜里散散步,李勇也没多问,他是司机,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

寂静的街道有些萧索,陈兴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不知不觉就走回了招待所,看了下时间,陈兴让李勇先回去,回到招待所小别墅,独自一人坐着等着。

一个人的时间总是过得很慢,陈兴心里头总有那么一丝无法排遣和宣泄的烦躁,时针几乎是刚指向零点,新的一天来临时,门外响起了车子的声音,陈兴眉眼一动,站了起来。

常胜军一行回来了,看到陈兴那栋亮着灯的小别墅,几人快步走了进来,看到陈兴有些疲惫的神色,黄江华关切的问了一句,“书记,您没先休息一会吗。”

陈兴摆了摆手,这种时候又怎能安心睡下,目光落在向秀蓉脸上,向秀蓉脸色并不好看,苍白而又没有血色,陈兴反而先安慰了一句,“向女士,本子丢了,但也不代表就治不了那个钱新来,你不用太伤心。”

“陈书记,那是我十多年辛苦收集的心血,突然间就没了,我…”向秀蓉说不出话来。

陈兴无奈的叹口气,他能理解向秀蓉的心情,这会多说别的也没太大的意义,让常胜军几人坐下,陈兴再次询问着事情的经过,眉头紧拧了起来,从结果来分析,完全可以看出是一起有预谋的行为,但问题是谁知道常胜军一行今天是去陪向秀蓉去取本子的?

“按说这件事只有咱们在场的几人知道,不可能会泄露消息的,对方怎么可能会提前得到消息,并且早早做好了准备要偷走东西?”常胜军不解的说着,回来的路上,他们已经就这个问题探讨过,几人都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是啊,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陈兴脸色难看,“从整件事来看,对方很有可能是昨晚又或者在你们上午发出前就知道了你们要去干嘛了,这消息泄露得太快了。”

“问题是消息是怎么泄露的?”常胜军皱着眉头,看了周淮一眼,“小周是早上跟我过来招待所时才知道要去常兴市的,至于昨天下午,当时在陈书记您办公室的除了向女士外,就只有我和黄秘书了,如果真会泄密,那只会在我们三人间泄密了,陈书记您是不可能了,黄秘书也不可能,至于我。”常胜军耸了耸肩,他话没说完,但他也根本不可能去泄密,他同陈兴跟黄江华一样,都是调来望山不久,和本地的人没有利益牵扯,而他更是恨不得直接把钱新来抓起来。

“真是匪夷所思了,难道钱新来他们一伙在望山真的已经无孔不入、无所不能了吗。”陈兴阴沉着脸,尽管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钱新来干的,但他心里早就下意识的认定是钱新来做的。

黄江华坐在一旁没出声,刚刚常胜军的话让他眉头跳了一下,昨天晚上,他依稀记得是有跟林思语顺口提了下这事的,然道会是林思语那里出了问题,黄江华心里有些恐惧,如果真是那样,黄江华不敢去想那后果。

“小黄,你怎么了,脸色不好看。”陈兴看到黄江华神色有异,问了一句。

“没,昨晚没睡好,今天又是长途跋涉,有点累了。”黄江华摇头笑道。

“你们今天是辛苦了。”陈兴点了点头,虽然事情出了意外,但也怪不得常胜军和黄江华他们,陈兴虽然不甘,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发火。

“累了就先回去休息吧。”陈兴看着时间,已经是凌晨了,在这里坐着也不能解决问题,徒增烦恼罢了,转头看向常胜军和周淮,“胜军你们也回去吧,今天辛苦了。”

“辛苦倒不会,就是没办好陈书记您交代的事,心里头有愧。”常胜军苦笑。

“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再说谁也没想到会出这种意外。”陈兴摇了摇头,说着话,对一直沉默着的向秀蓉道,“向女士,你也别想太多,先回去休息,今天你也累了,本子丢了不代表什么,凭你口述的内容,同样可以去查。”

“陈书记,真的吗?”向秀蓉听到陈兴的话,脸上才又浮现起一丝希望。

“真的,我还会骗你不成。”陈兴给对方一个宽慰的眼神。

送走几人,屋里再次安静下来,陈兴让其他人先回去休息,他自己却是一点睡意没有,看着墙上的时钟一分一秒走着,陈兴的思绪有些模糊,端的是千头万绪无从想起。

凌晨,气温已经在零下,路面上有了霜冻,常胜军让周淮先开车送着黄江华回到住所,这才回去,两人却是不知道他们的车子刚离开,黄江华就从楼道里又走了出来。

好不容易等了一辆出租车,黄江华前往林思语所住的城中村,七八分钟的车程,下车付了钱,黄江华在冷夜中疾步走着,身体冷得微微哆嗦着,半夜在外头,真的不是一般的冷,往常的这时候,他应该在温暖的被窝里。

到林思语的住所,敲门进了屋里,明亮的灯光下,黄江华都能清楚的看到自己呼出来的空气凝成了白雾。

“黄哥,快喝杯热水吧,这么晚都让你不要过来,你偏要过来。”林思语穿着睡衣,给黄江华倒了一杯热水,她刚刚也是被黄江华的吵醒的。

“黄哥这不是想你吗。”黄江华接过热水杯子,双手捧着,水温从手掌中传递过来,这才觉得暖和了几分。

“想我也不急于这一时嘛,昨晚不是才一起吗。”林思语神态有些娇羞,她仍是不太习惯这种情话。

“昨晚才在一起没错,但黄哥可是每时每刻都在想你。”黄江华笑了起来。

林思语闻言,脸色红红的没说啥,站了一下,就走进卫生间去给黄江华打水,她租的这地方虽然在城中村乱了点,但房间里的条件其实还不至于太差,有单独的卫生间,也有热水器,只不过热水器还是那种用煤气的老式热水器,但这对林思语来说已经足够了。

房间里没空调,林思语也不需要,冬天多盖条被子就是,不至于需要开空调暖气。

“黄哥,你泡个热水脚吧,那样会舒服点。”林思语把水端到黄江华脚下,宛若一个贤惠的小妻子。

“思语,以后谁娶了你真的是幸福一辈子了,像你这么懂事贤惠的女人可是很少了。”黄江华看着已经在帮自己脱皮鞋的林思语,内心深处的那根弦轻颤了一下,任何一个男人在此刻都不可能不感动,对林思语的喜欢在一点点累积着,并不再是单纯的喜欢对方的年轻漂亮。

“我才不结婚呢,以后跟黄哥不好吗?”林思语低头说着,继续给黄江华脱袜子。

“你跟我当然好,但黄哥是要娶妻生子的人的。”黄江华摇头道。

“我不介意,只要黄哥你不赶我走,我就愿意呆在你身边。”林思语说出这句话时,手上的动作微微停顿了一下,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说着这些言不由衷的话时,林思语心里没有半分情感,更多的只有淡漠,现在的她,连她自己都已经不认识。

将脚泡在热水里,黄江华舒服的轻哼了一声,眼前犹如温婉的小妻子在伺候着他的林思语让他心里也滋生出了真正的情感,和沈慧宁在一起时,都是他有意去讨对方欢心,要费心思的想着如何让对方高兴,博取对方开心,但在林思语这里,黄江华完全可以放松下来,做着真实的自我。

原本过来之前想问林思语的一番话突然有些问不出来,好一会,黄江华才道,“思语,我问你件事,昨晚我跟你说的话,你有跟别人讲过吗?”

“什么话呀?”林思语疑惑的看着黄江华。

“就是我跟你说今天要去常兴的事。”黄江华道。

“哦,这事啊,我跟谁说去呀?我在办公厅跟其他人的关系也不怎么样,我至于去乱嚼舌根嘛,再说我哪会在外人面前说跟你有关的事,那不是让人怀疑我跟你有关系吗,我知道黄哥你将来会有个好前程,我不想影响到你。”林思语认真的说道。

“没说出去就好。”黄江华听到林思语的话,一点点疑虑立刻就烟消雾散,心里还生出了一些愧疚,林思语一门心思为他着想,他竟是怀疑到林思语头上,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黄哥,你是在怀疑我背着你做什么了吗?”林思语可怜巴巴的看着黄江华。

“没有,小林,你不要乱想。”黄江华笑着摇头,“我只是随口问问,瞧你,这么敏感。”

“不是我敏感,我是真的喜欢黄哥你,不想被你误会。”林思语看着黄江华。

“是我不对,黄哥给你赔罪。”黄江华笑了起来,手一伸,就将林思语拉到自己怀里来。

“黄哥,先泡脚吧,好晚了呢,洗完好睡觉了。”林思语娇嗔道。

“好好,我先洗。”黄江华笑眯眯的点头。

打量着林思语这件只能说是简陋的出租屋,这是他第二次过来,之前有兴起过一个念头,只不过并不强烈,如今眼见林思语对他如此深情,黄江华原本压下的心思再次活络了起来,他也想将林思语金屋藏娇来着,让林思语住这么简单的出租屋,黄江华心里不忍。

“思语,我买套房子给你住吧,这里条件太差了,看你住这里,我都心疼。”黄江华说道。

“黄哥,不用,我觉得住这里也挺好的呀,再说我又不是一个贪图享受的人。”林思语摇头道。

“我知道你不是贪图享受的人,你呀,是个能吃苦耐劳的好姑娘。”黄江华笑了笑,“不过这事你就不用管了,黄哥来决定。”

黄江华嘴上说着,心里也开始想着这个问题,要给林思语买一套房子,他手头没那么多钱,当陈兴的秘书以来,他都注意洁身自好,跟钱有关的事,从不沾手,也就前今天才收了林思语朋友那一万块,还直接给了林思语,所以他自个根本没有太多的存款。

“看来要想办法弄点钱。”黄江华寻思着,当他发觉心里竟然冒出这样的念头后,黄江华自个也吓了一跳。

摇了摇头,黄江华暂时不想这个,抱着林思语,心里头很是满足。

一夜无话,陈兴第二天醒来时,眼皮子很是沉重,都快睁不开,一整晚几乎没怎么睡觉,直至三四点钟才昏沉沉入睡,这也让陈兴清晨起来就感到疲惫。

让顾盼男不用再过来约他跑步,陈兴坐着在客厅里泡了一杯浓茶喝,整个人才精神许多。

到了办公室,陈兴沉思了一会,让黄江华打叫张万正过来。

“书记,张书记待会就到。”黄江华打了后过来汇报。

“好。”陈兴微点着头,看了黄江华一眼,那黑眼圈比昨天还严重,不由得笑道,“小黄,你这昨晚又咋了,没睡着吗。”

“没,还好。”黄江华听到陈兴如此问,赶忙笑着回答道,实则是有些无精打采,昨晚又是跟林思语折腾了三次,身子是彻底虚了,黄江华这会算是知道没节制的后果是什么了,太伤身了。

“多注意休息。”陈兴关心的说了一句,黄江华是他的秘书,陈兴却从没真正当下人一样去看待。

“书记,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去忙了。”黄江华道。

“嗯,去吧。”陈兴点了点头。

从陈兴办公室里出来,黄江华也才忍不住打起了哈欠,他这会就渴望能够躺着睡大觉,睡它个天昏地暗,摇晃着头,黄江华走进自己的小办公室,他可以在自己的小办公室偷空眯一会,要不然眼睛真快睁不开了,晚上也还有活动,林思语那朋友昨晚没请他吃成饭,今晚又约他来着,黄江华已经答应了下来,只要晚上没事就去。

张万正来到陈兴的办公室时,陈兴给窗户上摆放的一盆吊兰浇水,看到张万正进来,这才放下水壶,笑着请张万正入座。

“陈书记还有养花的兴趣不成。”张万正瞥了一眼,笑道。

“谈不上乐趣,无聊的时候打发下时间。”陈兴笑笑,“万正同志,前天的事,你应该听说了吧。”

“陈书记说的是那女疯子拦路要告钱新来的事?”张万正疑惑的看着陈兴,前天他虽然没跟陈兴到加工区去视察,但这事却也是有所耳闻。

“不错。”陈兴点了点头,叹气道,“敌人远比我们想象的强大哟。”

“陈书记这话是从何说起?”张万正惊讶的看着陈兴,有关钱新来的情况,他只知道跟常务副市长张立行关系颇为密切,其余倒是了解不多,他重点盯着官员违纪的案子在查,目前倒没太去注意钱新来一个商人。

陈兴苦笑了一下,把向秀蓉的事说了一下,又把昨天让常胜军和黄江华几人陪同向秀蓉回常兴市去取那笔记本说给张万正听,最后道,“本来是想等本子取回来后找你过来,根据本子上提供的线索,先从跟钱新来一伙有关系的外围官员先查,一层层抽丝剥茧,最后将钱新来跟那几只老虎一起打掉,现在看来是失策咯,这帮人无孔不入,无所不能呐。”

“是不是谁泄密了?”张万正皱起眉头,听完陈兴所说,他的第一反应也是这个。

“如果说会有人泄密的话,那向秀蓉是不可能了,她第一就能排除,剩下我和常胜军还有小黄,我们三个,你认为谁会泄密?”陈兴看着张万正。

“这……”张万正一听陈兴的话,想了一下,也是苦笑道,“这我也没法说了。”

“万正同志要是有啥看法可以尽管说,就咱们两个人,没必要顾忌。”陈兴正色道。

“如果是让我说的话,我觉得除了陈书记外,常胜军和黄秘书都有泄密的可能,当然,我这只是用最简单的排除法,并不是怀疑常胜军和黄秘书,要是深入分析的话,他们两个也不会有泄密的可能。”

“是啊,他们又怎么会去泄密,胜军也就比你早来一些日子,小黄是跟我一起从南州过来的,同本地的人没啥利益牵扯,他也不可能泄密,说来说去,就没一个有可能泄密的。”陈兴摇头苦笑,昨晚他一直在想着这事,迟迟没法入睡。

“陈书记,那现在本子被偷了,您打算怎么办?”张万正看着陈兴,谁有可能泄密的话题,他不方便继续说下去,就陈兴几人知情,非要说谁有可能泄密都会得罪人,黄江华也好,常胜军也罢,都是陈兴身边信任的人,亲近关系也远超过他,他没必要多嘴。

“本子被偷了,但人还在,向秀蓉一个大活人,放着不用的话,你不觉得很浪费吗?”陈兴眼里精光闪烁,“万正同志,今天叫你来,我就是打算让你们纪委根据向秀蓉口述提供的线索,将涉及到的官员一个个查下去。”

陈兴说着,又道,“不过要先划定一个范围,限定在处级以下的官员。”

张万正听到陈兴的话,想了一下,很快就明白陈兴的意思,是想把事情先控制在可控的范围内,免得影响到整个望山的政局稳定,同时也避免引起钱新来一方的警觉和激烈反弹,想明白陈兴的意思,张万正也很干脆的应道,“好。”

双方在办公室里谈了许久,张万正离开后,陈兴也轻吁了口气,这件事,他只要做了,就不会半途而废,否则他就不是陈兴,如今事情刚开始就不顺利,那接下来向秀蓉的安全也就显得愈发重要了,尽管向秀蓉已经住到市委招待所里面,又有两名公安局的便衣保护,但想到这次本子被偷的事,陈兴再次深深的意识到钱新来这些人无孔不入的本事和不择手段,现在宁愿再小心谨慎一点也不应该再出差错,想及此,陈兴给军分区政委洪正杰打了过去。

陈兴想从军分区借两个兵过来,取代公安局的人保护向秀蓉的安全,只是借两个人来用,相信洪正杰应该会给他这个面子。

北戴河医院
潮州市中心医院
长治治白癜风医院
浙江牛皮癣医院
泰州治疗男科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