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无尽丹田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登仙台

2020-01-16 15:08: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尽丹田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登仙台

“所谓的阳气,并非阳刚之气,而是阳清之气,阳清之气,乃天地万物之灵道,也就是所谓的灵气,只有不停淬炼,不停吸收,才能实力不断进步,成仙成圣!”

“武道修炼与之同理,将灵气一层层的锤炼,化为身躯的一部分,借助丹田气海的力量淬炼全身,将灵气灌输进去,导致人体阳清之气大盛……”

“看来殊途同归,万般修炼方法,不同起点,不同理论,最后都能汇聚一起,凝聚成一!这就好像洪水泛滥,从上游而下,能延伸出无数河道,而逆着河道向上推行,却能发现万水皆是同源……”

“万千功法如此,万千天赋也是如此!”

“天赋能够融合,正是说明了这种情况,万千大道融而为一,也就是道家所说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脑中光芒闪动,明悟之感越来越强烈,聂云似乎抓到了某种关键点,却始终无法成功。

不过他也知道,只要一旦成功,体内的诸多天赋肯定会融于一炉,即便不用混沌金令,突破斥天境也指日可待!

“聂云,聂云……”

心中正在沉思,突然一个喊声响了起来,抬头一看,只见澹台凌月和小龙一脸疑惑的看过来。

“没事!”

脑中的灵感一晃即逝,再也找不到,不过聂云并未在意。

顿悟这东西要看机缘,刚才虽然没抓住关键点,却等于找到了露在外面的尾巴,只要给与足够时间,绝对能顺藤摸瓜,找到属于自己真正的大道。

“我已经感受到了混沌金令的气息,就在登仙台上面,咱们要不要过去?”

小龙突然道。

“在这上面?”

聂云一愣。

登仙台看起来只有数十丈方圆,上面有没有人一眼就能看到,丘圣尊者等人明显没在上面,难道他们没发觉混沌金令所在的位置?

“登仙台看起来不大,其实里面另有空间,是历代仙人羽化的所在,并不是肉眼见到的这么简单,既然小龙感应到了,咱们也快点走吧!”

看出了他的疑惑,澹台凌月笑着解释。

“哦,那上去吧!”聂云点头向前走去。

登仙台呈四面,分别对应东、西、南、北,每一面都有一处高高的楼梯向上延伸。

“道界之主认为,人的一生就像自然界有春、夏、秋、冬一样,有独特的过程,雷同昆虫的卵、幼虫、蛹、成虫四个形态的变化,人死就像昆虫从蛹羽化为成虫那样,称之为羽化登仙!这个登仙台,正是依附这种理论,四个方向对应了东西南北春夏秋冬,每个修士想要登仙只能选择一个方向,而且这个方向也只能允许一人同行,不允许两人同往,所以,想要上去,咱们只能各自选择一条通道!”

来到通道前,澹台凌月道。

“东西南北春夏秋冬……那好,我走东面这条通道!”聂云笑道。

“我走南面!”小龙点头。

“那我走西边了,那咱们就看看谁先走上登仙台!”

见众人选定,澹台凌月笑着说道,娇躯一动,笔直向西面的楼梯道飞了过去。

聂云和小龙不甘落后,各自选择好了通道,抬脚迈步上去。

一走上通道,聂云顿时感到置身另外一个环境,这里枝叶茂盛,鲜花锦簇,水波荡漾,绿意盎然。

仿佛春回大地,到处都是祥和宁静的气息。

沿着楼梯上行,每一步都让人心情愉悦,脚步轻盈。

“奇怪!”

一边向上走,聂云一边赞叹。

这个登仙台还真够奇怪的,如果让一般的天仙出现这种感觉,非常简单,让他这种实力的强者都陷入其中,六感分辨不出现实还是虚幻,真够可怕的。

伴随越向上走,脑海中的感觉越强烈,似乎有一只无形的大手要将他拉入特殊的意境。

“我倒要看看这个所谓的登仙台有什么特殊之处!”

感受到这股力量不停吸引,聂云懒得继续对抗,正巧他也想见识一下道家额度修炼方法,精神一动,眼前一阵灰暗,再次陷入了幻境。

这次和三生桥不同,三生桥是毫无防备,而这次是他主动进入。

轰隆!

一进入其中,就听到一声嘹亮的哭声,一个婴儿呱呱坠地。

现在的他和在三生桥上一样,像是看影像一般,做为一个旁观者,静静站在不远处。

“这是……洛水城聂府?”

听到声音,聂云这才注意到所在的地方,一看之下,哭笑不得。

幻境将他拉入的地方,居然是洛水城的聂府。

对于聂府他没太多感情,无论前生今世,自从记事起,就被家族抛弃,住在洛水城最边缘的地方,今生虽然重回家族,并且让父亲当了一长,真正意义上在族内待得时间并不长,也不是特别了解,要不是看院落十分熟悉,恐怕都想不起来。

这里刚出生了个孩子,会是谁呢?

心中带着疑惑,向声音响起的方向看去,随即看到一个产婆跑了出来。

“恭喜啸天少爷,是个儿子!”

紧接着一个青年满脸兴奋的出现在眼前,难以遏制内心的激动。

“是儿子?哈哈,我聂啸天有儿子了!”

青年高兴的钻进房子。

“聂啸天……这个婴儿是我?”聂云眨巴眼睛。

看到年轻时的父亲,他这才明白,刚才哭喊的孩子是自己,幻境让自己回到了刚出生的时候。

当时的父亲,还是家族无上天才,意气风发,要不是聂浩天捣鬼,恐怕会成为整个洛水城第一位气宗强者,乃至至尊强者。

“哈哈,像我!”

父亲兴奋的声音响了起来。

“哥哥,我这侄儿有劲啊,别人家的孩子一出生不久就要睡觉,你看他的眼睛多有精神……”

伴随父亲抱着刚出生的聂云出现在院子,一个笑声响了起来,一个和聂铜非常相似的青年走了过来。

他和聂铜一样,双眼中带着刀锋般的力量,精气神十足,一举一动显示出力量。

聂云的三叔,也就是聂铜的父亲!

此时的三叔还没死,甚至还没婚配,虽然没有父亲聂啸天那么耀眼,却也是不可多得的练武奇才。

“当时的我看起来很普通啊,并没有什么特殊……”

看着刚出生的样子,微微一笑。

他的出生和无数孩童一样,没有任何特殊,干干净净而来,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件事就是痛哭。

站在原地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自己从出生到成长,一点点变大,一点点叛逆。

之后父亲突破出现变故,身受重伤,修为大跌,再往后,三叔结婚,结果却在一次意外中被杀,三婶当时已经怀孕,为了照顾腹中的孩子,忍辱负重。

聂铜出生的时候,的确和自己出生不同,风雷大作,天空阴云密布,像是有蛰龙潜伏,就在孩子生出的瞬间,天空放晴,霞光万道。

单从孩子出生就能看出聂铜的不凡。

的确,修罗王又怎么可能平凡?

可正因为这种不凡,让聂浩天忌惮,悄悄放下毒蛇,将其双腿毒的石化……

幼年、童年的一幕幕在眼前变化,旁观的聂云像是看着另外一个人一般,亲眼见证着成长。

不过,童年过后,聂云突然发现了问题,和记忆中的有了不同。

“我怎么……没修炼?”

聂云愣在原地。

无论记忆中还是三生桥上的幻境,他都是一位修炼者,最真实的感受,而眼前出现的却是另外一条,从未修炼过,只是个普通人!

这是怎么回事?(未完待续。)

玉门市中医医院
乐清市第二人民医院
湖南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江门治男科医院哪好
湖北治疗盆腔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