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终末之龙 第八百七十九章 私语(中)

2020-01-17 02:13: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终末之龙 第八百七十九章 私语(中)

菲利离得太远,埃德手无寸铁,没人来得及冲上去给安特致命的一击。燃?文?????.?r?a?n??e?n?a`com安特却刚刚撑起半身便迅速向右翻滚,半空里一柄形状怪异的弯刀直落下来,擦着他的脖子砍在了地上。

火星四溅,坚硬的石砖裂开一道细缝。这落空的一击,力量大得惊人。

空气似乎在震动中微微扭曲,埃德在越来越暗的火光中看到隐约的人影,却只一瞬间便消失不见。

他捡起脚边的火把,惊疑不定。上一次的迷宫中是可以施法的,也有无数阴影可以隐藏身形,即使由始至终都没有看到奥伊兰的影子,他也没觉得奇怪。但这一次……奥伊兰为什么仍能隐身?

安特却显然没有这么多的疑问他大概根本不在乎。他狂乱地挥舞着巨剑,发出含糊不清的嘶吼。弗里德里克不自觉地停止了攻击,呆呆地看着他。

恐惧再一次回到他眼中。

菲利趁机转到他身后,倒转剑柄,重重地敲在他后脑上。少年晕乎乎地摇了摇头,跌跌撞撞向前走了两步才软倒在地。菲利不放心地补上一记,这才长长地吐了口气。

他已经筋疲力尽,却没有喘息的时间。找不到敌人的安特再一次把埃德当成了目标,他只能猛冲上去,在接近安特时突然仰身跪倒,借势疾划过去的短剑在安特的膝盖后方切出两条深深的伤痕。

正常情况下,这一剑至少能砍断安特一条腿……但短剑毕竟威力有限,而他也几乎连剑都已经握不住了。

安特感觉不到痛楚,但被切断的肌肉和筋腱多少也会影响他的动作。他怒吼着转身砍向菲利。圣骑士眼睁睁看着巨剑当头落下,疾风压得他无法呼吸,却已无力躲避。

他勉强抬手举起短剑,心中有一丝不甘,却也有一丝释然。

活着当然很好……但也真的很累。

他听见埃德不顾一切地大叫起来,叫的却不是他的名字。

“奥伊兰!!”

惊恐之中,埃德声音尖锐刺耳,异常难听。

眼前闪过金属的寒光。那柄怪异的弯刀再一次凭空出现,猛砸在巨剑的剑身上。

巨剑偏离了方向,却已令人难以置信速度回转过来,砍向攻击者。

这一次,隐身的攻击者不得不正面格挡这沉重的一击。强烈的震动从弯刀传至全身,奥伊兰的身体被迫显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一身灰色长袍的长者,身材瘦削,从来一丝不苟的白发此刻略显凌乱,神情却还是一如往常的淡然。

菲利张大了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当然认识这个白头发的老头,公爵大人带回的“学者”之一……只是,埃德叫他“奥伊兰”?……“那个”奥伊兰?一个老成这样的死灵法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以及……他脸上的鳞片又是怎么回事?!

埃德同样目瞪口呆。他知道奥伊兰强壮有力得根本不像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但他也从来没有见过此刻正从他脸颊向后迅速消退的鳞片!

那鳞片是黑色的,细小如鱼鳞,在火光中泛起淡淡的光芒,看起来十分平滑。

他不自觉地冲过去几步,想要看得更仔细一点,那鳞片却已经消失了。

“……你也是条龙?!”

菲利还躺在地上,却已经忍不住脱口问道。

这也是埃德想问的。同样的情形,他只在伊斯身上见过……只不过,连脸上都已经出现鳞片的时候,伊斯的眼睛通常也会变成金色,奥伊兰的眼睛却依旧保持着难以形容是浑浊还是锐利的灰蓝色。

“……现在?”奥伊兰开口,声音里难得地带了点怒意。

现在的确不是问这个的时候。

在短暂的惊讶之后,更快反应过来的安特已经不管不顾地再次挥剑无论面前的是人还是龙,胆敢与他为敌的都该去死!

奥伊兰闪身避开。除非迫不得已,谁都不会蠢到跟一个力大无穷、不知痛楚的怪物硬碰。

他没有使用法术。即使他能够施法,大多数法术对安特根本没有一点用处,反而会被他所吸收。可单靠那柄弯刀,他却并不是安特的对手。

他强壮而敏捷,但终究不是个战士。

滚到一边的菲利只看了两眼就已经能够判断出来。他认命地叹了口气,努力爬了起来,加入战斗。

埃德张了张嘴,又闭上。他想告诉菲利他可以再“借”他一点力气,反正他现在也没什么用处……但他知道菲利不可能同意,毕竟他也没剩几口气。

他索性不再强撑,腿一软跌坐在地上。他已经感觉不到头痛,只是一阵阵地冷得发抖,脑子里混沌一片,思绪混乱地飘来飘去,根本没办法集中精神。

“……听。”

那几不可闻的声音再一次从耳边掠过。

他蓦然回头,视线中只有晃来晃去的黑影。

到底要他听什么呢?他焦躁地想着,下意识地想要分辨那到底是谁的声音。

不是费利西蒂……也不是拉贝雅。费利西蒂的声音更清脆,拉贝雅的声音更温和,那声音却很冷,冰晶般清透又难以接近。

当他不自觉地追逐着那个声音的时候,更多的声音涌入脑海。不是几步之外武器交击的声音,不是安特咆哮和菲利粗重的喘息,更像是流动的风与水,是围绕在他身边的火光与空气,是他身下冰冷的岩石,是被重重石墙与盘旋缠绕的符文锁住的……力量。

力量无处不在。

它可以来自已远去的诸神,可以来自另一个遥远的世界,也可以来自他身边的一切……来自他自己。

私语者。他想。

他们被称为私语着,不只是因为他们使用的是巨龙的语言,而巨龙并不允许……也因为他们能听见整个世界在他们耳边低语。

他身上或许是留着神的血脉,可他诞生于这个世界。他的生命与力量同样与这个世界相连。或许从他出生的那一刻开始从每个人出生的那一刻开始,耳边都有这个世界从不停息的喁喁细语。只是,很少有人能听见。

埃德伸出手。一团微光在他手心凝聚,又暖又小。

.

深圳肛肠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黑龙江盛京白癜风医院赵娟
滨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内蒙古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绍兴治疗男科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