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给神圣嘚玫瑰让条路7z7z

2019-07-08 15:10: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给神圣的玫瑰让条路

认识方朵朵是在一个朋友搞的周末海滩烧烤PART上。

那次聚餐会的发起人是省保险公司的陈昆。他是我男友钟骏的同学。起先,因公司忙着财务结算,我并未打算去,可钟骏在里说去的人都带着伴儿,这样就显得他太孤单了。结果,等我和钟骏赶到白沙湾度假海滨时,却发现聚会的人中多了一个女孩,那落单的就是方朵朵。

方朵朵是个很靓丽、精明的女孩。她穿着一身宽松的运动休闲服,用的是夜间飞行香水,精致的化妆在她秀气的五官上起了蛮大的效果,使她看起来明媚又冷静。因为她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是用很仔细的眼光打量我,这让我对她的印象很深。

月儿悠悠地挂在天空中,夜空碧蓝,美丽如画。夜幕下的一畔篝火把寂静的海滩映得明亮起来,大家吃的很开心,唱得很开心,热情的氛围感染了海浪,在深蓝的水面上激起粼粼的白浪,鼓着掌飞快地向岸边涌来,直扣着心铉的共鸣。

酒在这样的氛围里,发挥了它应有的作用。很快,大家都有些喝高了。陈昆和钟骏竟穿着衣服跳到了海水中,冲着海天的尽头高唱着:有爱的地方就是天堂……见此情景,我也拎了瓶酒,为他们的壮举欢呼起来。

这时,方朵朵也高声叫着冲进了海水中,溅起的水花在月光下白亮亮的。后来发生的一幕的确让我有些吃惊:方朵朵竟然热情地张开双臂搂住了钟骏,那亲密的程度俨然一对热恋中的情侣。我顿时觉得内心滤析出一股酸意,就扯着嗓子冲钟骏喊:“钟骏,你别臭美,等你上来我再修理你!”也许是我的喊声被海浪声淹没了,被海风吹散了,反正钟骏根本没有反应,依然故我。于是,我生气地将手中的酒瓶朝他们撇去。可酒瓶没飞多远便“噗嗵”一声落进了海里,仿佛一片落叶落在地上,没有惊起任何震动。

后来,钟骏是被陈昆架上岸的,他喝多了又被海水一激便迷糊了。那次聚会之后,我私下里想:钟骏一定是喝多了,若不然不会和方朵朵那样的,这让我深信了古人的那句名言:酒可以乱性。而钟骏对那件事也只字不提,好像那晚上除了喝酒之外,他根本就记不起什么。

大概又过了两周,钟骏因进出口报关的事去了上海。他走的第三天晚上,我在公司一直加班到8点多。正当我想着该去那家风味店解决肚子问题时,桌上的的响了。

“喂,你好!”我抓起听筒。

听筒里除了轻微的喘息声,没有人说话。

“喂,是钟骏吗?别装了,快说什么时候回来?”我以为是钟骏从上海打来的。他以前就爱搞这种恶作剧,让我以为是什么恐吓。

“怎么刚走了两天就想了!”听筒里传出个女人的声音,很脆很甜。

“你是谁呀?”我的心里一惊。

“我是方朵朵,你还记得吗?”

“噢!”我情不自禁地紧张了一下。

“你下班了吗,我想跟你谈一谈。”

“谈什么?”

“你过来就知道了。”

我开始有些犹豫,不知她为什么要找我,毕竟只一面之缘,还不足以让我去赴这个约。

但我一时又很想知道她是怎么知道钟骏出差的?到底要找我谈什么?“好吧,在那?”

“我在‘圣巴黎’等你,不见不散。”

放下,我收拾了一下,离开了办公室。

圣巴黎咖啡吧坐落在酒吧一条街的拐角处,很远就能看到门口的霓虹灯店牌。以前和钟骏来过,因此也算轻车熟路。我在街口下了车,穿行在一家家喧嚣的酒吧门前那闪烁的灯影中,最后消失在“圣巴黎”的门口。

咖啡吧里回荡着那种相爱到老的情歌。呼天抢地的告白,仿佛是在揭示人的心里秘密。若不是空气中弥漫的咖啡香味,真让人觉得有些乏味。

方朵朵一袭紧身连衣裙,坐在一个僻静的角落里。见我进来,轻轻地朝我招了招手。

我刚坐下,服务生便过来问我喝点什么,我见方朵朵的面前放了一杯卡布其诺,我便像偏要与她作对似的,要了杯热奶和一块法式蛋糕。

“这么晚才下班,怪不得钟骏要说你是个工作狂。”方朵朵妩媚地笑了笑,不过眼角的余光却透露出一丝丝敌意。

“看来钟骏没少在你面前说我。”服务生端来了我要的热奶和蛋糕,“那你们认识多久了。”

“不长,才两个月。”

“那上次海滩聚会时你们已经认识了。”

“那当然。”

我在心里悄悄地骂了钟骏一句,狠狠地在蛋糕上咬了一口,仿佛在咬钟骏,“钟骏的确很讨女孩子喜欢,不过两个月的时间,你能对他了解多少呢?”

“他喝咖啡不喜欢放糖,爱喝百威啤酒,睡觉时要垫很高的枕头,而且右肩胛上有一块胎记……”方朵朵挑着眉说。

她的这番话差点让我把刚才吃下去的蛋糕吐出来,我赶紧喝了一口奶,然后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你说的都对,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你很伶牙俐齿,不过我还是想当着你的面说,我已经爱上了他,比你还爱他,你做得到的,我可以比你做得更好;你做不到的,我都可以做到。而至于钟骏那边……我想你们处的并不好,他常常告诉我,你脾气不好,又喜欢哭,喜欢和他冷战,为什么不重新衡量一下你们的关系呢?”

她的话一字一句像是钉进了我的心里,让我感到一阵阵眩晕,且不可思议,为什么?她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可以交代她和钟骏的感情,我忽然浑身打了个冷战,那我的心情和立场放在那儿?这是钟骏真正的心思吗?

我试着让自己冷静了一下,“关于这个问题,最好还是让钟骏自己来对我说。”

“那你就等着他从上海回来吧。”说完,方朵朵轻盈地飘出咖啡吧。我只觉得心痛,恍惚地离开了那里。

夜里,电视上的“午夜剧场”播放的节目还没有结束,讲的是一个很动人的爱情故事,可我却一丁点都看不进去。那些缠绵悱恻的情话,仿佛是一朵朵带刺的蔷薇,扎得我的耳朵生疼。

我不禁记起与钟骏刚刚交往的那段日子。那时,钟骏刚参加工作,每个月的薪水除了付房租和一些生活开销外,所剩无几。每次约会,只要他问我想吃什么,要去那里,我总舍不得让他破费,总说去公园、逛夜市、随便吃些小吃……所以,直到现在,他还以为我很愿意去公园和逛夜市。

甚至有一回,我俩骑车去踏青,中午时,俩人身上凑起来竟不到50元,只好在道边的小店买了两个面包和一瓶可乐。然后躺在草地上,一边看着天上的流云,一边吃面包。那种青涩的记忆,现在想起来竟有些温馨和甜蜜。

最令我感动的一次是,有一个周末,钟骏从朋友那借了一辆车,带着我去郊外登山。回来的时候,不巧天下起了大雨,车也坏在了半路。我俩只好坐在车里等雨停了再想办法。后来,我就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我发现车在慢慢地移动,睁开眼睛看见钟骏正趟水推车。我几乎就在那一刻决定今后不论是甜是苦,我都要陪着他走过这一生。

生命中最精彩的大概就是那段单纯的岁月吧!所以那片片回忆,现在想起来。竟像讽刺我的深情和执着。

如果事情真像方朵朵说的那样,那就算钟骏回来告诉我,他还是爱我多一点,他和她只不过是逢场作戏,对我来说,仍是一件叫我痛心的事。

爱与不爱是一回事,可是原谅与不原谅又是一回事。

夜似乎特别漫长,当电视机闪现出雪花点,并发出沙沙声响时,我的不安渐成激荡,甚至要燃烧成火炬般炽热。

3天后,钟骏从上海回来了,没有回家直接去了公司。给我打说晚上有事,要晚回来。在里,我没有跟他说什么,一切还是等到晚上回家再说吧。

临下班时,我的响了。

里是方朵朵那又甜又脆的声音:“钟骏回来了,你知道吗?”“知道。”“那你有没有找他谈了吗?”“没有。”我口气坚决,“你很失望吧。”“也无所谓失望不失望,我有的是时间等,倒是你,如果耽搁的时间久了,就太不利了。”“那我要对你说声谢谢了。”“那倒不必,不过我忘记告诉你一件事,今天晚上,钟骏要与我一起去见我的父母,如果你有空的话,不妨与他一起来。”说完,她挂断了。

我坐在办公室里愣了好半天,想起了张爱玲在小说《红玫瑰和白玫瑰》里写道:一个男人生命里如果有两个女人,娶了红玫瑰,红的就会是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就是床前的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就成了衣服上粘黏的一颗饭粒,红的却成了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而我现在是附在墙上的蚊子血呢,还是钟骏衣服上的一颗饭粒?

我害怕印证事实,更害怕不印证事实。

晚上7点钟,我带着决裂的勇气和决心,踱着沉重的脚步回到了家。屋里一片漆黑,想必钟骏还周旋在方朵朵父母那里。

我按开灯,忽然,一片欢腾声哗然而起,客厅里布置的五彩缤纷,而且我和钟骏要好的朋友都站在客厅里,他们欢呼鼓掌,陈昆还拿着两筒彩喷一个劲地往我身上喷。钟骏自我身后冒出来,迅速地在我脸上吻了一下。

“这是怎么回事?”我惊讶不已。

“你不记得啦,今天是我们认识5周年的纪念日。”钟骏从身后拿出一束红玫瑰递到我面前。

这时,我竟发现方朵朵也在,可还未等我开口问,她就将手中的一捧玫瑰花瓣撒在我的头上,笑着说:“任务完成了,我这个假第三者还是给神圣的玫瑰让条路吧。”

“方朵朵是陈昆的表妹。”钟骏向我解释,“为了给你一个最特别的回忆和一个最浪漫的惊喜,我和陈昆策划了这幕剧。”

我的心头一热,积压在心里的委屈,悠忽间模糊了我的视线,一时哽咽无语。

钟骏用他那宽阔的身躯紧紧地拥住了我!

网站建设需要注意哪些
网络营销怎么做
什么是搜索引擎优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