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意念成魔 第一百一十四章:仇怨

2020-01-16 20:50: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意念成魔 第一百一十四章:仇怨

赵柔漪凌空立在空间之中,她望着那燃烧着的幽冥魂火,她听不到惨叫,脑海中却是不断的翻滚着那些血腥的画面。

这几年她学到了很多,性命或久或短,兴许不过是害人与被害罢了。

她从怀里取出一张罗盘,搁在身前的地面上。

那张罗盘不知是用什么材质制成,本体黝黑如墨,黑色罗盘的表面上绘着很复杂的图案与线条,中央处刻画着一个古怪的海兽。

她的双手落在黑色罗盘上,然后开始移动,她五指的动作非常自然流畅,就像是做过了千遍万遍一样。

随着她的动作,黑色罗盘上那些图案和线条也随之开始运转起来,数道圆环的旋转速度并不一样,有的有的慢,看上去比复杂,如果盯的时间长些,只怕会眼花甚至直接晕过去。但她却是没有。她静静看着黑色罗盘,睫毛不颤,没有错过那些图案线条哪怕细微的变化。

慢慢的,黑色罗盘上散发出一道道蔚蓝色的气息,那种气息就像是海水一般澄澈,又像是母亲的大手一般将她缓缓包裹起来,后逐渐渗入她的身体之内。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她结束了自己的行动。她收起黑色罗盘,飞身而下。

“王令大人。”黑衣人元化恭敬的问道。他微微低头,身子站的极为稳定,如同钉在地上一般。

没有回响,赵柔漪没有回应的必要。

她负手走到前面三丈外的崖畔,望向远处那黑色的世界,再度沉思。

“元化,我们后的结局会是什么?”赵柔漪没有回头,她的声音没有了之前的威严,冷清中竟是带着些许迷茫一般的感觉。

元化惶恐,“属下不知,还请王令相告。”

赵柔漪望向元化,非常认真地答非所问:“你看得透,我却看不透。”

说这话的时候,周围起了一阵微风,赵柔漪衣裙随着微风摆动,仿佛随时将要翩然而去。

元化不知如何接应,眼前这个十王令令他发自心底的畏惧敬重,正常情况下他们甚至连见一面的机会都没有。

说完第一句话之后,赵柔漪沉默了很长时间。

她想要听到一个确切的答案,但却是问了一个根本就是深陷局中的人。

但眼下她的任务还需要完成,虽然她在十王令中并不是修为高一个,但她却是比一般人谨慎缜密,她做出来的计划,极少有失败的时候,她亲自参与的谋划,是从来没有出过问题。

站在崖畔,负手看着那些如丝缕般的云雾,寒风如刀,法刮掉少女眉眼间的疲惫。

十号十王令被末世首领斩杀的消息震动高层,她连续几天未眠未休的探寻消息,之前又与末世组织的三人对战,虽然身而退,即便是她也该觉得累了。

疲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心底深处的那抹警意。

那种感觉让她不安心,仿佛周围的人影,四周的山峰都随时能化为利剑,朝她暴刺而来,让她感觉到了极大的危险。

自儿时修道,海族的血脉觉醒以后,她对于即将出现的危险情况就有一种天生的警觉性。

该来的总会来,她是以一种猎杀者的身份来到这里的,她希望到了后,她的身份依旧。

元化静静的注视着那立在山崖上,看上去有些单薄的影子。他与对方,始终保持着三丈的距离。

都说封号鬼海的十王令是组织中数一数二的美丽女子,今天他元化也总算是见识到了。

她与那个先前与他在一起的名为杨媚的女子不同,即便是种了魂种之后,依旧是一副淡雅清的样子,让人沉醉,而杨媚骨子里除了一种魅惑之外,带着一种杀机。

这时候,元化突然感觉到体内的魂种突然动了一下,他抬起头,却是迎上了赵柔漪的目光。

“这里的情况你解决不了,交给我吧,你去支援杨媚就好,她那边有些麻烦。”赵柔漪皱了皱眉,元化想要说些什么,但还是干脆利落的选择了服从。

遣走元化之后,赵柔漪再度恢复安静,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石台上的光芒忽然暗了一下,而后那诡异的火焰再度安静的燃烧起来。

风静声,一点点的黑色斑点静止地悬浮在空中,散布在这片诡异的天地里。

赵柔漪抬起头来,望向虚空深处某个地方,神情依旧漠然,双眼微眯,眉宇间带着一丝凝重。

一道清晰的剑痕,在那处阴暗之处缓缓显现,仿佛要把这个世界生生给切开一般。

这是何等霸气凌厉的一剑,居然能够撼动魂帅精心布置下的黑暗世界?

“为了谋害一些后辈,便暴露了这么多的秘密,难道你们不觉得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些?”

一道带着薄怒的声音在暗色的世界里响起,这声音很清冽,又透着股清冷的味道。

“说实话,我们意师会很久之前已经盯上开平帝国了,现在已经掌握了不少有用的信息,你们还能挑秀战这样的场景下手,当真是疯狂了。”

赵柔漪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

对方显然知道了一些关于自己的信息,那她为什么还保持着这样的冷静。

那么这道清冽声音的主人又是谁?

面对十王令,那人竟没有丝毫惧意,甚至显得有些蛮不在乎。

伴着恐怖的空间撕裂声,黑色迷雾中的那道剑痕缓缓扩张,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走过剑痕,那人仿佛被镀了一层锋芒。但那种凌厉并非如刀如剑,只是衣袂四周与眉目之间,尽是明亮的光泽。

她,光彩照人。直到她两脚落在山崖之前,那种锋芒才渐渐敛去。

“要做成一些事情,总需要付出一些代价。”

赵柔漪看着端木云平静说道:“廉知音,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不能戳破的,亦或者不到戳破的时候,你这个意师会的娇女,难道还没有想明白这个道理?”

这世上的同龄人中,能让赵柔漪有兴趣与之交谈的并不多,眼前的人算是一个。

对于组织而言,仙府与诸多大势力的天才弟子是他们日后争霸天下的阻碍。

“你难道不想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这么了解你的信息吗?”赵柔漪莞尔,浅浅的酒窝配上那绝美的面容,即便是落在端木云眼中,也觉得她不像是一个邪恶的人。

但端木云眼下对她的话不感兴趣。

从有记忆开始,她对意师会师兄、仙府三圣女、六道联盟那些大人物们玄妙至极的谈话便非常不感兴趣。

她的兴趣在于剑,直到后来她碰到了他,这才有了牵挂。

端木云直接问道:“你们派了多少人进入这里。”

赵柔漪望向端木云,眯着眼睛,微笑说道:“怎么?担心他?”

听着这句话,端木云也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赵柔漪眯眼的时候,眼睛细长而秀气,但却满是杀气,很是可怕。

而端木云眯眼的时候,笑眯眯的仿佛发自内心的高兴,此时却仿佛是剑上夺目的锋芒,她整个人仿佛如同一把利剑,足以刺破一切,压倒所有。

赵柔漪沉淀了半刻,有些感慨说道:“不愧是剑灵之体,确实很可怕。”

“你们知道的事情的确很多。”

赵柔漪平静说道:“这个世界上组织不知道的事情很少。”她而后笑容渐敛,神情认真问道:“不过你对于我们所知却不多,你知不知道,十王令力而为的时候,有多可怕?”

端木云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只是周身锋芒盛。

赵柔漪仿佛并察觉,淡然说道:“其实我没有料想到你会来到这里,既然今天碰到了,干脆顺势而为吧,至于他,下次还有机会。”

端木云可以感觉到,赵柔漪真的打算向她下杀手,但端木云不知对方为何与她有这般深仇,至于对方口中说的他,她却是知道代指谁。

显然,赵柔漪能随时改换杀浔仇的任务,足以说明她不受章敬尧的控制,这也足以说明,在章敬尧背后还有什么厉害的组织人物在操纵着这一切。

端木云说道:“你要杀我?”

赵柔漪说道:“不能这么说,我需要一张王牌在手,而你是合适的选择。”

端木云说道:“如果你真的这等手段,为何一直不动手,你究竟跟我有什么仇怨?”赵柔漪的话让她想到自己意师会会长女儿的身份,难不成这赵柔漪与意师会有什么过节?

赵柔漪看着她微笑说道:“痛苦的事情我不愿意多提。”

端木云摇了摇头,说道:“了这么多心思布局,看来你也不过是个可怜虫罢了。”

赵柔漪没有针锋相对,只是道:“我不是圣人,也没有掌管天地的权力,对天地而言,我卑微渺小,并不重要。”

端木云沉默了一段时间,忽然有些苦恼说道:“为什么我们现在站在了对立面上,现在看着你,突然觉得有些心痛?”

赵柔漪怔了一下,而后她笑了笑,没有说什么,手臂轻轻一抖,只见周遭黑色云雾收敛,半响后恢复安静,一切似乎如前。

端木云却神情微寒,说道:“你把这里关了?”

赵柔漪说道:“这是魂帅大人制作的世界,我虽然有所了解,却也法完关闭,但暂时关几天还是能做到的,放心吧,你的男人并没有进来,我要弄清楚一切之后再去杀了他。”

赵柔漪在组织高层中听到关于父亲的消息只是说在莽原是浔长风杀了父亲,而当时他们正在争夺一处宝藏,当时在场的人除了浔长风之外还有两个,一个是六道联盟的叛徒药王,另一个便是意师会的副会长廉总成。

也就是廉知音的亲哥哥!

而廉知音与他又有特别的关系,所以她与廉知音的这一战,在所难。

遂平县人民医院
海城市中心医院
承德白癜风治疗价格
衡水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泰安治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