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小修行 515 莫采

2020-01-17 02:27: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小修行 515 莫采

潘五很喜欢叶兹的这柄剑,不说锋利和坚韧,就一个合手,便是不舍丢弃。

因为合手,因为舒适,当然也因为是一把好剑,潘五天天拿在手里乱挥,用切菜一样的本领去对战强敌。

这不对,不论做什么事情,一定要挑选最擅长的。比如说话,没有人会通晓万事,那么就要想个办法把话题引到自己擅长的方向,用很谦虚很好学的态度跟人谈论。

打仗更是这样,用原本不擅长的武器去跟敌人拼命,你是该有多傻?

潘五不傻了,一共射出去十一支箭,忽然发觉不对,老子什么时候这么喜欢跑了?

现在不跑了,在他丢掉短弓的时候,无公子操刀冲过来。

如果是刚才,潘五会提前逃开、并寻找攻击机会。

现在不是刚才,潘五握住很小的六品小刀,阴阴一笑迎了上去。

潘五最擅长两样武器,一个是拳头,一个是小刀。两样都是近战武器,越近战就是越危险。

看见潘五不闪了,反是主动冲上来。无公子心下一喜,为了不给潘五逃避机会,更是加速冲上,便见空气一片晃动,无公子一刀捅进潘五身体。

潘五根本没躲,方才那种战斗方法耗光了他的耐性,现在只想赶紧弄死这家伙。眼见无公子一刀捅进自己肋下,潘五手中小刀也是准备扎进无公子的左肋。

刀有长短之分,可是在如此近的距离,哪怕只有手掌那么长的小刀,也是足以伤人、甚至杀人。

同样一刀刺下,无公子感觉刺进层层护甲之中,阻力很大,很难刺进,要多费很多力气才能捅进去这一刀。

和他相比,潘五的六品小刀要轻松很多,嗖的一下直没刀柄。

无公子面色一僵,他认为自己很厉害,一身肌肉也是特别坚硬,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对手好像比自己更强。

既然是这样,在方才的战斗中,潘五为什么只是逃跑?

无公子心下刚有点别的想法,也是想抽出短刃再大力刺上一刀。

近战之下,潘五特别强悍,尤其是见了血、见了自己的血之后,一刀刺进去,无公子还没感觉到痛,潘五已经拔刀再刺,无公子又中一刀。

无公子抽出短刃想要再刺过去,潘五左手却是紧紧抱住他、死死搂住,右手在疯狂捅刀子。

无公子也算凶悍,连续捅了潘五四刀,可潘五身体超乎异常的强悍,也是根本不理会无公子的短刃,你捅你的,我捅我的,在这个时候,小刀子反而占便宜,只要手腕往外一拽再往里一送,短时间内连续捅出一刀又一刀。

无公子本来就慢,刀子又长,他捅潘五四刀,却是换回来十几刀。

刀子太锋利,每一刀下去都是无声,耳边是风声、雨声、海浪声,独独没有刀子进肉的声音,可是无公子半边身体已经全是鲜血。

潘五还是不肯停手,继续疯狂捅下去。无公子终于知道错误,在第五刀的时候使出最大力气扎进潘五腰间,然后不拔了,右手扭动刀柄,刀子在潘五身体里转动。

鲜血同样流满潘五的半边身体。

潘五嘿嘿一笑,猛往左面一侧,右手小刀换了地方刺下去,嚓的一声,结实插在对方胸骨上。

无公子愣住,低头看着露在外面刀柄,忽然撒开手:“别拔。”

潘五有点意外,略一犹豫,松手退开几步。

无公子一直在看刀柄,忽然苦笑一下,慢慢坐下。

潘五撕开衣服,左肋下面根本就是没法看了,衣服变成布条扎进肉里。他和别人不一样,要赶紧取出布条,不然等皮肉长合到一起……

于是,在大雨中,潘五一点点往外拽布条。

无公子看了会刀柄,又看向潘五:“你真野蛮。”

潘五继续找布条,这一片地方血肉模糊,鲜血乱流,很是不方便,不过无公子既然说话了,潘五回上一句:“那叫凶残。”

“也对。”无公子取出丹瓶,倒出颗丹药吃下:“从来没想到,我能死在自己家里。”

“你就住这啊。”潘五忍着痛回上一句。

不想,却是无公子说了句:“真痛。”

潘五终于抬头:“是你找我麻烦。”

无公子笑了一下:“想不想听我讲故事?”

潘五马上忍痛退开几步:“不对劲。”

无公子看眼刀柄:“刀都插这么深了,我能感觉到它要停了,就快不跳了。”意思是说马上就要死掉。

潘五却是又后退几步。

无公子苦笑一下:“咱俩一样是修行者,也一样在七级修为,面临着八级大关。”说到这里停了一下,又倒出一把丹药塞进嘴里:“知道登天台么?”

潘五愣了一下:“你收到信了?”

无公子笑笑:“放眼天下,所有要升到八境的人,有几个能够逃过登天台?”

“听你这意思,还是有人能够逃过去。”

无公子没有马上接话,连续几声咳嗽,不但喷出丹药,还喷出两大口鲜血,猛喘息一会儿:“我死定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去登天台看看。”

潘五不知道该这么接话,便是沉默不语。

无公子看眼高高山峰:“我问你借人……算了,上面有个房间,你去看了就会明白。”

潘五摇头:“不看。”

无公子笑了一下:“看不看由你,我只是觉得辛苦十几年做的事情,总要有人知道才好。”

“我不想知道,也没有好奇心。”

无公子费力转头看向海面:“你有那么多人,上去一个人就能知道我有没有害你。”

潘五不接话。

无公子又咳出一口血:“再见。”说完话就闭上眼睛,片刻后停止呼吸。

潘五急忙大喊:“谁跟你再见?你疯了吧!就算再见也是几百年以后,几百年以后等我啊。”

又杀死一个七级顶尖高手,潘五一点都不高兴,在地上坐了许久,感觉到伤患处痒痒的在快速愈合,才慢慢起身。

正尼几个人过来了:“老大。”

潘五摇摇头,看着坐着死去的无公子,叶兹也是坐着死去,难道说高手都要坐着死才符合身份?

吃上几颗丹药:“你们选个不怕死的。”

“老大?”几个人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潘五指着无公子的尸身说话:“这家伙说,他在上面有些秘密,你们选个不怕死的上去看看。”

正尼马上说话:“老大,我去。”

莫采等人跟着一起说话。

潘五摇头:“修到五级不容易,你们想好了。”

正尼说:“我想好了。”

潘五点下头:“好,咱们一起上去。”

左肋下的伤势不影响走路,对上别人也许就死透了,可现在的潘五并不能算是一个人,或者说不单纯是人。

潘五带着众人慢慢往上走,沙滩后面有一片树林。林中有条小道,众人沿着小路慢慢走,很快穿过树林……便是看见许多不穿衣服的死尸。

基本都是男人,看身上肌肉都是久经训练。

手下士兵说他们有人七窍流血,不止这样,很多人的身体甚至是黑的,好像被烤焦了一样。

潘五看的很仔细,全部看过一遍,随口问话:“看出什么没有?”

“这个人太残忍了。”正尼回话。

潘五想了一下,沿着小路往上走。

这条小路一直通到那座很高的大石头山,来到石头山峰下面,边上是个院子,进入后有六间屋子。

正尼抢先进入,一个屋子一个屋子看过,出来说话:“老大,没事儿。”

没事是应该的,这地方如果是无公子的住处,谁会在自己家里设置很多机关陷阱?

潘五从第一间屋子开始看,很快看过六间屋子,出来后就是沉默不语。

莫采说话:“从房屋的摆设来看,这地方最少应该住着十个人。”

潘五没说话。

莫采看出来的事情,他也看出来。他不但是看出来住着很多人,还看出来很多房屋都是空了很久,起码有半年以上没有住过人。

不仅如此,其中一间大屋子装满了书,还有各种想不到用处的东西,比如特别长的金丝线银丝线,又有一些古怪液体。

在院子里站上一会儿,扬克过来说话:“老大,后面还有个屋子。”

潘五嗯了一声,并没有去看。反是转头看向这座特备高的山峰。

好像是塔一样的高山,潘五慢慢走过去,很意外,山峰根部竟然开出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和方才的院子不一样,在石峰前面用砖石砌出个大屋子,封着石门。正尼抢先推开大门,内力竟然一片光亮。

正尼进去转上一圈,出来说话:“好像是炼器室。”

潘五慢慢走进去,还真是炼器室,特别大一间房子,一直挖进山峰根部。不仅如此,在最里面的地方竟然有一条向上的石阶。

依旧是正尼、莫采这些人率先去看。

石阶上头是一道木门,推开后依旧是向上的石阶。再上前几十步又是一道木门,再次推开,便是来到山峰外面。

正尼很好奇,赶忙回来告诉潘五。

潘五歇了一会儿才走上石阶,连续走过两道木门,当他站在外面的时候,忽然觉得真好笑,这一切真好笑。

潘五稍微想想,回头看看:“谁上去?”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具体地址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可信吗
贵州哪个医院癫痫更专业
辽宁最好的治疗癫痫病方法
郑州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分享到: